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频道 > 道听途说>正文

星星如海——秘境星宿海

时间:2015-01-28 14:20:01  来源:玛多旅游网  作者:  浏览次数:    我来说() 字号:TT

星宿海

    从扎陵湖向西上溯20多公里,便是历史上所称的星宿海。从高处向下望,在这东西长30多公里、南北宽 10余公里的盆地上,千百个小湖泊在阳光下明光闪烁,如同碧空群星,呈现出千湖炫碧、万水竞波的神奇景象。这就是星宿海。
  星宿海,藏语称为“错岔”,意思是“花海子”,位于黄河源头地区,东与扎陵湖相邻,西与约古宗列盆地相接,其上源的三条支流分别是扎曲、约古宗列曲和卡日曲。这个地区海拔4500米左右,是一个狭长盆地,地势平缓,黄河行进至此,河面骤然展宽,流速变缓,水流四处散流,形成大片沼泽草滩和难以计数的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湖泊。这些星罗棋布小海子,大的上百立方米,小的仅几立方米,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光,宛如闪烁的星星降落凡间,充满着神秘色彩,星宿海之名即由此而来。
    《西宁府新志》如此描述星宿海的美丽:
  “星宿海形如葫芦,腹东口西,南北汇水汪洋,西北乱泉星列,合为一体,状如石榴迸子。每月既望之夕,天开云净,月上东山,光浮水面,就岸观之,大海汪洋涌出一轮冰镜,亿万千百明泉掩映,又似大珠小珠落玉盘。少焉,风起波回,银丝散涣,眩目惊心,真塞外奇观也。”
  星宿海的无数湖沼在阳光照耀下,光彩夺目,河道散漫,串联着一个个水泊,如同孔雀开屏。当地藏胞闹这一带叫做“玛涌”,意为“孔雀滩”,而流经这里的黄河便被称作“玛曲”,意即“孔雀河”。
  在星宿海碧绿的滩地上生长着藏蒿草、垂头菊、马先蒿、黄花棘豆、报春花等50多种高原植物,组成了绿茵如毯的高寒植被。其间各色鲜花点缀,五彩华丽,所以被称为“五花草甸”。
  在五花草甸上,布满繁星一样的水泊,放射出晶莹的光芒,蓝天白云倒映其间,轻风徐来,微波粼粼,云影散乱,蓝天泛波。这是怎样的一种胜景?又怎能不让人物我两忘,直至不知今夕何夕,产生人间天上之惑?
  生活在这里的藏族同胞对这个神奇美丽的地方充满了热爱,并流传着许多说话和传说,诉说着星宿海的神奇来历。
  相传,在很久以前,黄河源头居住着一位英俊的青年猎手和一位美丽的牧羊姑娘。这猎手深深地爱上了美丽的牧羊姑娘。他为了表示自己的忠诚,决心上巴颜喀拉山取一枚珍贵的孔雀翎献给姑娘。他骑上快马,没来得及同姑娘告别就上路了。痴心的姑娘发觉情人几天都没来找她,心中十分不安。这时,有人在姑娘面前说青年猎手已经远走高飞,不再爱她了。姑娘信以为真,立即沿着去巴颜喀拉山的路追赶青年猎手。她边跑边呼唤,由于心力交瘁,最终累死在路上。勇敢的猎手取回孔雀翎后,知道姑娘上了别人的当,返身就去追赶姑娘,追了三天三夜,看见姑娘已死在路旁,就大叫三声也死在姑娘身旁。这一对青年男女在追赶时沿途流下的汗珠和淋湿汇成了一条河,就是玛曲。他们落下的点点泪珠,化成了星宿海上的涌泉和湖泊。姑娘的发辫变成了滩地上散乱的河道。忠贞的爱情感动了上界的神仙,派来两个小神日夜守护在这对情侣的身旁,那就是峙立在星宿海南北的卡里恩卡卓玛山和琼走山。
  神奇的传说寄托着藏族人民对忠贞爱情的渴望和颂扬,也越发增添了星宿海的神秘魅力。
  那么在这里形成这样的奇观,科学上是怎么解释的呢?
  这里的高寒草甸平均海拔在4000--4700米之间,由于海拔高,气候严寒,地形平缓,地下发育着多音冻土,形成了不渗水的永冻层,使大气降水和地面径流以及冰雪融水不能下渗而聚积于地表,这样就形成了水洼处处似繁星闪烁的奇特景观。
  星宿海周边牧草盛茂,传说也像牧草一样繁多。在这里我们再说一个关于玛曲(即孔雀河)的传说:
  相传很久以前的玛域草原水草丰美、鸟语花香,它的美丽富饶遭到了邻近查哇部落的嫉妒,一个名叫珍毛的巫师施展魔法把瘟疫撒向玛域,从此玛域草原失去了美丽,再也没有了歌声。女神格桑拉姆知道后变成一只金色的孔雀来到玛域草原破除了巫师的诅咒,玛域的天空云开日出,人们也从迷茫中苏醒过来,庆祝新生,歌舞跳到了深夜,谁也不愿意她离开。次日清晨醒来时,人们发现,金孔雀变成了黄河,每一支羽毛都变成了清澈的溪水滋润着这片土地,每一个羽毛上的斑点都变成一汪湖泊,像绿松石点缀着草原,黄河犹如金色的孔雀展开美丽的翅膀,从此人们把黄河叫“玛曲”,意思就是孔雀河。
  关于孔雀河(玛曲),还有这样一个传说:
  古时候,青海湖西南的雅拉达则山坡上(过去民间认为黄河源于这座山)有一座金顶铜铸的殿宇,这是大头人更登的庄园,四周有穿戴着铁甲铜盔的卫士守卫着。雅拉达则所有的大片草山,都是更登的牧场,马牛羊多得像河里捞不完的石头。所有的人都是更登的塔哇(奴隶),给他种青稞、放牛羊。磨糌粑、织帐房。所有干家务的塔哇,没有特许,一个人也不能擅自外出。
  塔哇里有一个16岁的姑娘叫玛夏,她虽然给更登家干家务活,但还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在头人面前也没有说一句话的权利。她听到每天有饿死的牧民,既悲愤,又伤心,便壮着胆子去见头人。
  “更登老爷,饿死的人太多了。您仓库里的糌粑能吃一百年,你舍上几十口袋青稞,就能救活好多快要饿死的百姓!”
  “嘿,瞎老鼠碰上大狮子,也要说大话;尕麻雀见了山鹰,还唱拉伊(藏语,情歌)哩。你在我面前说我的不是,简直就是造反!”
  玛夏看到头人永远不会发慈悲心肠,便在后半夜乘卫士打盹的空儿,悄悄地从庄园水洞眼里爬出去,求告山神的女儿俄尕卓玛解救众乡亲。
  俄尕卓玛住在宗莫牙浪(巴颜喀拉山口的一段)大山上,到她那里的道路坎坷崎岖,山前的英格藏里大滩一望无际。滩里的石块和沙堆磨破了玛夏的皮靴,露出了脚趾。后来,脚趾头也磨破了,流出的向把草原染红了。走着走着,一个石头绊倒了她,再也起不来了。她只得向前爬行。爬行到一处峡谷后,跌倒在雪坑里,先去了知觉。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