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频道 > 城市生活 > 印象城市>正文

格尔木印象

时间:2015-02-07 10:52:33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  浏览次数:    我来说() 字号:TT

    “一盏油灯恍如地平线上燃着的一根火柴,捅破沉沉夜幕,向我们招手。遍地都是伤心流泪的野风。”这是我1958年暮冬走进昆仑山下格尔木的情形。我无法把它当作一座城市,满城都是一眼望不透的国防绿。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称格尔木为兵城。   
    这就是当年的格尔木,一个在1954年修筑青藏公路时6顶帐蓬起家、现在已经是20多万人口的城市。它是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必经之地,内地通往西藏的咽喉。格尔木有直达北京、上海、成都、广州等城市的快车。另外它还有:格敦公路,北通敦煌。格芒专线,西上新疆。城内横三竖四的昆仑路、江源路、柴达木路等把这个城市切割得很有规格,梳理得四通八达。沿路而建的那些一栋栋高高矮矮、整齐有序的高楼和平房,很不示弱地向人们彰显着这个城市的繁荣和前景。如果把街市、车流以及楼脊比作五线谱的话,那么位于城市东北处的将军楼就是这个城市的总谱。那是“青藏公路之父”慕生忠曾经办公的地方。说是楼,其实非常简陋,今天稍像样一点的平房都要比它阔得多。将军楼默默地躲在市区一隅,深藏不露地不断向人们讲述着格尔木昨天的故事。慕生忠是高原新城名副其实的第一代开发者、建设者。建国之初,在国家还没有来得及计划给西藏修公路时,他就因为两次步行进藏深切体验到没有公路通往西藏,百万农奴是很难从穷困闭塞走向阳光大地的。于是他带领一批战士和运粮的骆驼客,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打通了世界屋脊,把公路修到了拉萨。慕生忠从拉萨回到格尔木后就常驻昆仑山下,着手规划建设这座高原新城。将军站在铺满砂砺疯长着荆棘的荒滩上对大家说:“穷困荒凉绝不是共产党人的专利,我们要用奋斗的双手在昆仑山下建设起一座像花园一样美丽的新城!”这句话当时和后来一直成为几代格尔木人奋斗不止的动力。   
    我是在青藏公路通车后的第五年来到格尔木的。这时的格尔木人刚刚从半地下半地上的地窝子,搬到红柳枝压顶土坯砖砌墙的小平房。慕生忠亲自规划的第一栋三层楼房望柳庄也在我来高原的头一年修起,虽然还很简陋却抑制不住透射着几分气派。整个格尔木就一条街道,从东到西不足一千米,只有一家商场、一家书店、一家邮局、一家银行……不用半个小时就可以把全市周游一遍。我在格尔木一落脚就住了七年,“文革”前夕调到京城。几十年间我多次重返高原,每次都要在留着我足迹、牵着我思念的格尔木小住几天,吸纳做人的营养。曾记得我们营房旁边那片低洼地周围的崖头下有一孔孔小窑洞,散住着从内地盲流到高原的拾荒者。今天那里建起了一大片楼房和临街的门面房,特别是那座蓝顶绿檐的清真寺太引人注目了;曾记得我们车场一侧是军营的菜地,兵们称它“昆仑菜园”。我们年年播种却少有收获,萝卜长得像羊屎蛋蛋,白菜只长巴掌大。生活让我们尝尽了苦涩,乐趣也在其中。现在菜园的地基上建起了一个各种娱乐设备齐全、有假山有湖水有树林的昆仑儿童游乐场;曾记得河东那间仅容纳十几个人的阅览室已经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幢大楼“昆仑饭店”,每天忙忙碌碌地接待全国各地来客;曾记得公路通过格尔木河走的是水下路,车轮激溅起卷着泥沙的水花,把车头车厢扑染得面目全非。如今河上飞架起一座钢筋水泥大桥。过桥不远就是格尔木飞机场;曾记得……    
    难忘2007年之夏。我回到格尔木,约请几位部队的文友相聚在“昆仑茶舍”,畅谈友情,交流创作。我们商定在青藏兵站部这支英雄部队上高原执勤55周年之际,创作一部反映他们数十年奋斗业绩的报告文学。之后我们分头深入生活,搜集素材。现在我们的这个计划已经变成现实,此刻,放在我案头的这本《与青藏线同行》就是我们耕耘的收获。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