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图片频道 > 新闻图库 > 图说文化 > 民族风采
青海哈萨克族
下一篇:青海蒙古族
      青海哈萨克族原居住在新疆,后因不堪忍受新疆封建军阀,特别是盛世才的残酷剥削和大规模的屠杀,从1934年(民国二十三年)起,便相继向甘肃、青海两省迁移。同年,居住在新疆哈密及巴里坤一带的哈萨克族中有五百户东迁,其中约三百户迁至甘肃酒泉一带,约二百户迁至青海湖以西茶卡一带。
      1936年底,又有居住在巴里坤的哈萨克族约四千余户,不堪盛世才的血腥统治,误信反动头人的宣传,认为甘、青两省的统治者,同属伊斯兰“教友”,便相约东迁。这次迁移规模大而且有组织,但途中遭到盛世才派出的骑兵、汽车部队与飞机的追击拦截,逃到甘肃安西时,只剩下约九百户由头人沙不鲁巴依等率领迁来青海湖以西茶卡,与两年前来的约二百户合居。
      迁到甘肃酒泉一带的哈萨克族,因遭到马步芳部队二九八旅旅长马步康的苛扰,于1939年至1941年间,也有一部分陆续迁来青海湖以西茶卡、尕斯、马海一带。其中以1939年1月间迁来茶卡的约七百户规模最大。
      都兰、茶卡一带原为蒙古族的游牧地区,哈萨克族迁入时,哈、蒙人民关系很好。哈萨克人民把五百多峰骆驼和马匹以及自己携来的日用品新疆毛毯、香牛皮等赠送蒙族人民,蒙族人民也把羊赠给哈萨克族人民,个别纠纷均由两族之间协商解决。
      1935年,新疆镇西一带的哈萨克牧民,因反抗盛世才的残暴统治,受到严厉镇压,他们逃到甘、新、青三角地带的边界线上。这一部分哈萨克族,原有十六个大部落和一些小部落,共有五千八百余户,计三万七千余人,皆信奉伊斯兰教。1939年以后,又有迁入青海的,其中规模最大的一次为七百户,分散在柴达木盆地一带。开始时,马步芳对前来青海的哈萨克牧民,发给一些粮食、马匹、骆驼等,借以笼络羁縻。他们也误认为是幸运,便安居下来。马步芳为了加强对他们的统治,在柴达木盆地临时设立了两个哈萨克设治局:一个设在柴达木西部,管理游牧在台吉乃、可鲁沟、巴隆、宗家等地的哈萨克牧民;一个设在柴达木东部,管理有名在八宝、柯柯、都兰、乌兰、茶卡、切吉等地的哈萨克牧民。以后,马步芳便接二连三地以“访问”、“安置”、“保送上学”、“修筑公路”等名义,诱骗和征发哈萨克的青少年充当苦工或当兵,以致哈萨克族人民因丧失大批劳动力而陷入赤贫,不得不起而反抗。
      迁到都兰、茶卡一带的哈萨克人民,一直与当地蒙族人民和睦相处。公元1939年,马步芳为达到分而治之的目的,采取挑拨离间手段,扬言回、哈同教,蒙族是外人,煽动哈萨克抢劫蒙族的牲畜;在蒙族地区却又扬言回、蒙是青海本地人,哈萨克族是外来的,煽动蒙族抢劫哈萨克的牲畜,制造了民族间的相互仇杀。
      因此,哈萨克族在都兰、茶卡一带无法居留,1940年8月间,约有三百户移往共和县大河坝(今属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其余约一千户拟进入西藏,因缺乏驮运什物的牲口,在马步芳所设茶卡骆驼场中夺得一百多峰骆驼。但因牲畜仍不敷运输需要,只约有九百户按计划西行,剩下约一百户迁到都兰希里沟躲避。
      西迁的约九百户人行至阿尔顿曲克地区(今青海省格尔木市境)时,马步芳的部队约一团人追踪而来,驱使蒙、藏民团一千余人为先锋,包围这九百户哈萨克人民的帐房。其时时逢哈萨克人民沿途缺乏食物,派有四百名青年在昆仑山附近狩猎,马步芳的部队恐这支青年武装力量反击,没敢向迁移中的哈萨克人民下毒手,随派出专人诱骗这些青年回到包围圈,以便一网打尽。这些青年洞悉马军的阴谋,坚决不愿返回,他们要求马军放出被包围的家族,否则愿决一死战。诱骗未成,马步芳又从西宁派去了一个伊斯兰教阿訇,以宗教名义诱骗哈萨克族人民重返茶卡,并保证今后友好相待。在宗教幌子的迷惑下,哈萨克四百名青年携带枪支下山与被包围的老小会合,由马军押送返回兰茶卡。行进巴隆宗家附近的哈托地方时,突然被马步芳预先布置的军队包围缴械,逮捕了头人依力思汗等一百五十人,并掠去哈萨克族青年妇女多人。事后,以呼家汉,思格尔巴依等人为首的哈萨克族青壮年八百多人,不顾一切,于一个夜晚,以刀子,铁锹,镐头,斧子,木棒为武器,分头袭击押送他们的马步芳部队。被掳去的哈萨克族青年妇女也夺取战刀,割断帐房绳索,里应外合。一夜之间杀死马部官兵三百余名,马步芳派去指挥的团长和诱骗哈萨克族人民的阿訇也未漏网。
      马步芳增派的援军于次日赶来镇压,哈萨克族人民一边退却一边抵抗,死伤达六百余人 ,被掳去妇女三百余人,约有一百户被马步芳的部队屠杀殆尽,所有牲畜,财产全部被劫掠。在宗家一带长几十华里、宽达一里的平滩上,遍地丢弃着帐房、衣履和用具。
      剩下的八百户哈萨克族人民又逃到了阿尔顿曲克,约一百户逃往柴达木西端的尕斯,其余七百户逃入西藏。
      1940年,甘肃酒泉的哈萨克人民中约有二百五十户,拟迁往尕斯,与1939年迁往的一百户回合,行至柴达木盆地南沿的乌图美人附近,遭马步芳部队的突袭,全部牺牲。1941年,又有约四十户拟迁往尕斯,也遭同样截击,大部牺牲,只有九十余人逃抵尕斯。
      与此同时,移居共和县大河坝的三百户和都兰县希里沟(今属乌兰县)的一百户哈萨克人民,也在马步芳的压迫下逃亡、流浪在柴达木、海西、海南一带。
      由1935年起,陆续迁入青海的哈萨克族共约五千七、八百户,除先后被屠杀和逃亡以外,到青海解放时,只剩下约六百户,生活极其困苦。
      1949年解放后,格尔木市阿尔顿曲克地区的一百多户哈萨克人民,告别过去的漂泊流浪生活,过上了安定的日子。1954年中央有关领导在兰州召开了“甘、青、新”边境哈萨克头人联谊会,根本上解决了哈萨克在青海居住区域的问题,经济、文化、教育有了很大发展。
      时光到了1984年,他们已发展到200多户400余人,强烈的思乡情结促使这些哈萨克牧民卖掉羊、马、骆驼,乘政府特派的专列回到2700多公里外的新疆。由于历史的变迁,故乡已由畜牧经济转化成农业经济,用牧民的话说,庄稼种不来,气候不适应,生活条件不习惯。两年后,80户牧民联合起来雇卡车又回到了青海省的格尔木。
      逐草而居是游牧民族的生存方式。他们的生产生活状况、文化、情感不断地在迁移中保留、融合。他们互相通婚,有时也到甘肃阿克塞迎娶哈萨克女子。由于长期与汉族杂居,他们也讲普通话,年轻人的服装已基本同当地人一样,但婚丧嫁娶和生产方式又与当地人不同,他们以放牧羊、马、骆驼为主,出售畜产品为生活来源。这一游牧民族在青藏高原的青水河畔繁衍生息,过着既保存传统又与当地居民生活习俗相融合的生活,青藏高原已成了他们的家乡。
      2002年11月,这些牧民又迁往离格尔木三百多公里的海西州大柴旦行政区的马海农场,格尔木地区已成为他们这个种群的集体记忆。
      青海的哈萨克族大多从新疆迁徒而来。他们在青海与当地少数民族相互融和,在长期生产、生活和文化交流中不断吸取当地各民族的精髓,已形成今天具有地方特色的哈萨克族民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