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中外新闻 > 世态万象>正文

男子因嫖资纠纷勒死卖淫女 尸体留咬痕成破案线索

时间:2014-12-12 18:25:24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  浏览次数:    我来说() 字号:TT

    原标题:她在工棚里暴亡,是谁咬了她一口

    当她被老乡七手八脚抬到巷口时,瞳孔已经散了。

    这一带工棚里的女人,生存方式并不体面,但死的时候还这样衣不遮体,围观的人都不好意思多看。她的脸上有一排深深的齿痕。这道痕迹在面色青紫表情狰狞的脸庞上,格外吊诡。

    半个月后,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法医周莉红拿着一个刚刚印好的石膏牙模翻来覆去地看,沉思良久,她又重新搅拌了一个石膏模子递给一个小伙子,“再咬一次”。

    “不用咬了,是我!是我!”,小伙子整个人像过筛子一般颤抖起来。

    《鉴证实录》第9期,跟大家讲一个发生在15年前的旧案。那也是杭州女法医周莉红的破案经历。这一期的科学主题是“咬痕”,亦为“牙纹”。千年指寿,万年牙龄,每个人的牙纹也都不相同,牙齿可以存在上万年,有人称牙纹为“永不消逝的生命密码”。

    做那种生意的女人死在工棚里

    15年前的夏天,城北杭歌附近,有一片区域正处在拆迁之后又尚未重建的阶段,类似于工棚的违章建筑见缝插针地建了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里多了些女人,松松垮垮地左右搭讪,也总有些老老少少的男人不自觉地往那里跑。

    女人不是太年轻的那种,基本上在老家已经结了婚生完孩子,出门挣钱来了。一同出来的男人不是老公,而是老乡。至于挣钱手段吧,没文化没技艺,还能怎么样呢。

    老乡就是保护伞,平时在旁边做做小工搓搓麻将,有时候听得动静大得不正常,就冲进来“维护秩序”。

    等警方到达,现场已经凌乱。

    暗簇簇的棚户不过七八平方米,角落里一张床,无非也就是垒砌了砖头搁上一张床垫。席子的一大半拖到了地面,被揉搓得满是压痕,上头还有点点血迹。

    因为发现床上的女人不对劲,老乡们手忙脚乱地将她抬出去透透气,现场痕迹被破坏殆尽。那天下着大雨,连尸体信息也缺失不少。

    凶手是个年轻的小个子男人

    女人死亡原因系机械性窒息死亡。

    其颈部有明显掐痕,面部呈青紫色,有肿胀,皮肤上可见细微的出血点,眼珠和舌尖微微突出。法医初步判定女人是被勒死的。

    女人右脸有一处咬痕,引起了周莉红的注意。因为尸体发现得早,咬痕还相当新鲜。

    这是一处呈弧形的咬痕,损伤呈紫红色,有充血、出血等表现,创口边缘不齐整,创口周边皮肤有摩擦刮痕,造成表皮脱落。

    也许,这处咬痕会成为指向凶手的关键。

    在强奸、抢劫、杀人等刑事案件中,常常会发现被害人或犯罪嫌疑人被咬伤。

    在一些性侵案件中,咬痕多发生在性器官或舌、颈部、大腿内侧等处。而在一些打斗对抗中遗留的咬痕,往往见于人体的暴露部位,如颜面、肩背、上肢等处。

    被害女子身高165CM,骨骼粗大,身材壮实,从事的是卖淫,咬痕又在其颜面处,再结合现场其他情形分析,这并不属于性侵过程中的咬啮。

    那么一个男人为什么要动口呢,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在这场打斗中他和女人势均力敌,作为男人他并没有体力上的优势,因此情急之下张口就咬——这是个小个子男人。

    咬痕周边皮肤有牙齿刮擦留下的痕迹,说明男人在咬的过程中还遭遇了女人的强烈反抗。

    再进一步分析,即便女人强烈反抗,但是这一口咬得还是相当锋利的,直接切肉见血,由此可以推测男人牙齿锋利、表面釉质光滑——这是个年轻男子。

    牙齿暴露的案情

    牙齿,亦能够说案情。

    周莉红曾经特意写过一篇关于“咬痕的法医学分析”的论文。

    在论文中,她分析了人的切牙、尖牙、磨牙的锐利程度不同,形成损伤亦不同;不同案件,咬痕所出现的不同部位;还有咬痕的发生发展经过和保留时间与被害人的年龄、性别、被咬部位、咬合力量及被害人的胖瘦都有关。

    一般情况下,在咬合时上颌牙起固定作用,下颌牙起运动咬切作用,因此在咬痕中下颌牙所致损伤较重。上颌牙排列较下颌牙松散,上颌中切牙牙齿大,切面较薄而直,形成相对较长的“一”形咬痕,下颌中切牙牙冠较小,“一”形咬痕较小。

    而尖牙边缘部较尖,反映在咬痕上系一尖的牙印。双尖牙形成颊面和舌面两个牙尖印。磨牙较少形成咬痕。根据咬痕的不同牙齿的反映,可以反映行为人咬合的方向与被害人的体位,还可反映是否有某个牙齿的缺损或镶补情况。

    周莉红在这个女人脸颊上的咬痕上下足了功夫,测齿宽、牙齿排列、牙间距,还有咬合方式。

    而现场,老乡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前两天来过一个小鬼(指年纪很小的男孩子),出来的时候是被女人推搡出来的,叫他“滚”。事发那天,好像这个小鬼也来过。

    作案动机是嫖资纠纷

    半个月后,19岁的小伙子在网吧落网。

    第一个牙模已经能够大致说明问题了,为了咬合方式更接近案发时,周莉红决定让小伙子再咬一次,没想到他自己禁不住了。

    杀人动机,概括起来其实是很简单的四个字:嫖资纠纷。小伙子是附近工地小工,19岁,光顾女人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当时谈好价格100元。男孩子的第一次像一个一点就炸的小炮仗,失败了。

    他觉得这100元亏了,第二次小伙子又上门,完事后说就拿第一次的钱来抵吧。女人火大:“第一次失败是你的问题,又不是我的缘故。”两人打了起来。

    后来的案情和周莉红的推测是一样的。一米六几瘦弱的小伙子和女人力气相当,几乎占不了优势,在打斗中他咬了她一口,然后掐住了她的脖子。

    他没想到,最后就是那一口咬痕锁定了他。

    咬痕、牙纹有时候会在一件复杂的刑事案件中起到电光火石般的引领作用。

    1999年5月,钱江晚报也曾报道过一个案例,当时杭州某处沟渠发现一具无名女尸,身上没有任何表明其身份的东西。后来经验丰富的法医发现女人牙齿呈现黄黑色,上头还有一道道横向的纹路,因此推断她很有可能来自矿区。后来正是以此为突破口,证实女人为贵州毕节地区人。

    周莉红说,是的,牙齿呈现黄黑色并有横向槽,是因为有“镧”这种元素的沉积,这是一种稀有元素,以煤矿地区多见。能在牙齿中沉积并产生影响,说明对方必定长期饮用当地的地下水,如果对方年纪轻轻,那么很有可能从小就生长在矿区。

    另外,四环素牙,通常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才“拥有”的。那时四环素刚刚推广,农村的人都还配不到。

    “这些都是生活印记,逃都逃不掉”,所以,周莉红说,法医也是一门经验科学,接触得多,眼光就日显毒辣了。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