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新闻 > 地方文艺>正文

人文景观乐都社火之——高跷

时间:2014-12-30 19:56:00  来源:青海信息网  作者:金石  浏览次数:    我来说() 字号:TT

    高跷是我国古代“百戏”中的一种,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高跷有“文高跷”和“武高跷”之分,“文高跷”以踩、扭来表现人物情节为主,“武高跷”除踩、扭外,还有特技表演。 

  乐都县高庙镇的高跷是乐都社火中最引人注目的节目之一。如前所述,高庙高跷和亭子一样,是清代时秦晋移民传来的。高跷艺术吸引观众的三大要素是木跷之高、服装道具之得体和脸谱化妆之到位。所以高庙高跷除了具备木跷高、服装道具全之外,还有一批较高水平的脸谱化妆艺人。生于光绪二十年(1894年)的名艺人王长生,在上世纪30年代时就是闻名远近的唱戏把式,也是脸谱化妆高手,同时还培养了王承槐、王承增、崔庆祥等脸谱化妆艺人,这些人虽然已经过世,但他们培养的新一代脸谱化妆艺人又在传承着他们的技艺,从而使高庙高跷艺术长盛不衰,并一直保持了应有的艺术水平。

  高庙东、西村高跷队各有20多人,表演时装扮成戏剧和历史故事中的人物形象,配秦剧服装及道具。如前所述,由于高庙高跷之高是在全国罕见的,表演时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更不适宜“武高跷”中的特技表演,所以高庙高跷属于以踩为主的“文高跷”,表演过街社火时只是列队行进而已,坐场表演时也只是走几圈而已。但他们的表演抬脚快,落脚实,动作自如,潇洒大方。由于他们画上了正宗的秦剧人物脸谱,穿戴古朴优雅的秦剧人物服饰,显得超凡脱俗,典雅飘逸,加之居高临下,浩浩荡荡,煞是风光,因而格外引人注目,扣人心弦。其中不乏有踩跷技艺娴熟者不时地做一些滑稽谐谑的动作,常引来观众的一阵阵欢笑。

  高跷表演时,每个踩跷者都配备1—2名“扶跷子”的,即手撑长木杆(当地称“扶杆“)扶助踩跷人。“扶跷子”也是一种技术,当踩跷人握住“扶杆”上端向下用力时,“扶跷子“者要撑硬“扶杆”,绝不能随之向下拉“扶杆”;而踩跷人向上用力时,“扶跷子”者绝不能随之向上送“扶杆”;在“起跷”(即把坐在房沿上的踩跷人拉起来)时必须用力,当踩跷人站起来后立马要撑硬“扶杆”。“扶跷子”者主要在“起跷”和路面不好时发挥作用,但始终要撑着“扶杆”陪伴在踩跷人的左右。

  另外,高庙高跷中还有一个叫做“扑蝴蝶”的节目。“扑蝴蝶”由两人表演,一人踩六尺高跷,男装女扮,着古装,手执一根富有弹性的长长的细竹竿,竿头垂线上系一只彩纸扎制的大蝴蝶;另一人踩不足一尺的矮高跷,男装丑扮,傻气十足,憨态可掬,为扑蝶者。表演时执蝶者抖动细竹竿作蝴蝶飞动状,那蝴蝶蹁跹舞蹈,忽高忽低,忽远忽近,忽缓忽急,忽起忽落,以此来引诱扑蝶者。扑蝶者随着蝴蝶飞动的方向,或奔跑,或跳跃,或猛地匍匐在地,左扑右扑,前扑后扑,上扑下扑,有几次差点扑到了蝴蝶,但临了蝴蝶还是得意洋洋地飞走了。这种状况弄得扑蝶者忽而高兴,忽而气恼,忽而满怀信心,忽而大失所望,细腻地刻画了扑蝶者的心态,生动地塑造出扑蝶者的形象。扑蝶者踩着矮高跷,可以随着蝴蝶的飞升飘落高低远近做出各种技巧性动作,场面热闹,意趣盎然,感染力很强,使观众不知不觉地沉浸在春意渐浓的美好境界里。正月里大地未绿树叶未绽,更不会有蝴蝶,但人们把扑蝴蝶的场面演绎得如此淋漓尽致,此番艺术想像力和创造力不能不让人叹服,而他们表现出的对生活和生命的热情更是让人赞叹。在黄土高原西端这种生态环境下,人们以顽强的生命力紧跟着春天的脚步,演绎着春天的意象。由此我想到,生命的本质在于创造,生命是短暂的,但有所创造的生命过程才算是精彩的。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