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新闻 > 地方文艺>正文

行者走笔家乡的“花儿”

时间:2014-12-30 19:53:40  来源:西海都市报  作者:周尚俊  浏览次数:    我来说() 字号:TT

    “花儿”是我国西北地区广泛流传,历史悠久的一种民间音乐。家乡的“花儿”,属于河湟“花儿”。这种几经百年的流传,历经风霜雪月的磨炼,到今天这个社会日新月异,文化异军突起,人们的娱乐活动形式多样的时代,依然有着较强生命力和广泛群众性,依然在百花齐放,万盏灯火的艺术世界里拥有一席之地。只有真善美的艺术,广大群众才喜欢,才能被接受,才能被传承;只有经受起历史和时间考验的艺术,才是大众的艺术、民族的艺术、永恒的艺术。 

  家乡的“花儿”,就是这样的一种艺术。几百年来它与黄土地紧密相依,它与河湟人心心相印。不管历史的风云如何变幻,无论百姓的生活怎样苦辣酸甜,家乡的“花儿”仍然如此炽热地竞相开放,争芳吐艳。尽管有时它朴素得如裸露的黄土地,清纯得似湟河水,但大多的时候如阳似火,令人狂欢不已,如痴如醉,流连忘返。

  “花儿”的美首先表现在其语言上。这种民间口头流传的语言,从一开始就有着严谨的表现方式。它的唱词以七字句(一、三句)与(二、四句)相间的四句体为主,特别是二、四句句尾必须是“双字”词,另外一、三句和二、四句分别押韵,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唱词格律。“花儿”多用赋、比、兴等修辞手法,讲究的是抑扬顿挫,使用的是拟人比喻,语言极其生动、形象、诙谐、明快。“上山的老虎下山来,下山着吃一趟水来;阿哥是蜜蜂儿探花来,探花着看一趟你来。”这种比拟贴近诙谐,对仗明快;这些语言自然流畅,朗朗上口。难怪那些舞弄农事的庄稼汉们能脱口而出,引吭高歌,也难怪人们听两首“花儿”便忍俊不禁,捧腹大笑。

  “花儿”的美其次表现在它的音乐上。“花儿”曲目繁多,唱腔丰富,如《直令》、《三闪令》、《尕马令》、《马营令》等等。这些曲调韵律独特、唱词直白、高亢嘹亮、宛转悠扬。一种唱腔有一种韵味,一种韵味有一种表达,一种表达体现着一种艺术,一种艺术带给人一种激情,这种激情给人们无穷想象空间,即使是一曲终了,听者还沉浸在那种音乐带来的余味里,不能自拔,难以回头。

  “花儿”的美就表现在这种语言和音乐上。这种民间艺术一开始就萌生于黄土,扎根于民间,活跃于乡土,响彻于田间。它的曲调直亢激扬,优美流畅;它的语言一比一兴,简单明了,不掩饰什么,不伪装什么,有的是自然流畅,有的是朴素大方,有的是热烈激扬,有的是淋漓尽致。这种艺术就是生活,这种生活就是艺术。

  生活在河湟大地的人们,祖祖辈辈,繁衍生息,他们在这块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改变着大地,也改变着自己。他们需要五谷粮食来养育自己,同样需要“花儿”文化来充实自己。“花儿”是属于老百姓的。河湟大地是一块具有悠久历史的热土,几千年前先民们就在这里繁衍生息,勤奋劳作。在那已逝的岁月里,在那些过去的年代里,青海东部地区的人们在湟水这条母亲河的两岸辛苦劳作,细心耕耘,尽管他们的生活是那么艰辛,条件是那么落后,但是他们认真地面对生活,现实地谋划未来,知足常乐、自得其乐。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