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新闻 > 历史资讯>正文

统治青海多年的一代军阀

时间:2015-01-19 15:45:30  来源:西宁晚报  作者:  浏览次数:    我来说() 字号:TT

    马麒,近代军阀,字阁臣,回族。甘肃河州(今临夏)人。生于清同治八年(1869年)。其父马海晏为何湟回民反清部队主要首领,清同治十一年投降陕甘总督左宗棠,反戈镇压反清部队,官至简练军中旗旗官。

  马麒从小受父辈影响,素有大志,光绪十二年(1886年)考中武生,随父亲开始军营生活。1900年随父扈从慈禧太后西逃,途中其父病死,即承袭父职,任旗官。后升为花翎衔循化营参将。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马麒协助马安良出兵宁夏、陕西,镇压革命运动,次年回到甘南驻扎。1912年8月,被任命为西宁镇总兵。摄兵西宁镇后,立即着手组建了宁海军,全称“西宁青海巡防马步全军”。自此,马麒家族势力独成一支,并发展到统治整个青海以及领近省区的一些地方。1915年,马麒改任甘边宁海镇守使,兼任青海蒙番宣慰使,势力又遍及青海。马麒自担任宁海镇守使兼青海蒙番宣慰使后,开始全面实施他开发建设青海的计划。这些兴办实业、兴办教育、推行县治、练兵设防的计划,具有相当的进步意义,而且相当一部分内容得到了落实。

  马麒任职青海时,正值帝国主义企图分裂西藏的阴谋活动最为猖狂的时期。在1913年3月的印度西姆拉会议上,英帝国主义抛出划分我国西藏地区为外藏、内藏,并要外藏独立的提议,其中将玉树等地划在外藏范围内,并煽动冲突。对此,马麒十分关注,他首先据理以争将玉树二十五族之地从四川收归甘边管辖,并派其弟马麟为玉树防务支队司令,驻玉树设防。同时在海北、海南、玉树、都兰分设理事,驻兵防守。这些措施对预防帝国主义染指青海有一定作用。1919年,北洋政府通电各省征求关于将玉树划给西藏的意见,马麒立即通电全国,予以义正辞严的驳斥。此电一出,川、康、滇、甘各省均通电响应,迫使北洋政府不敢再议西藏事。之后,马麒又请北洋政府派专使入藏谈判,争取十三世达赖内向,于是推荐朱绣等人入藏,成功说服达赖。马麒这些恢复西藏主权、保卫青海领土的言行在当时受到国内各界的一片赞扬。

  正当马麒在青海忙于经营自己势力时,冯玉祥部的国民革命军却在1925年秋西进甘肃。1926年10月,冯玉祥为了拉拢马麒,任命他为青海护军使。1928年9月,由于冯玉祥提议,南京国民政府同意青海建省,宣布孙连仲、马麒、九世班禅等为省政府委员,孙连仲任主席。马麒无奈,乃迎接孙连仲部入青海。孙连仲上任后,让马麒兼任建设厅厅长,但马麒以腿疾坚辞不就,只保留委员名义,以图伺机东山再起。

  1929年8月,冯玉祥调孙连仲为甘肃省主席,由孙部高树勋暂代青海省主席。不久,高树勋也被调往内地,孙连仲便推荐马麒为青海省代理主席。自国民军入青到马麒再次主青,前后刚及一年。

  马麒代理主席时,阎锡山、冯玉祥倒蒋活动失败,蒋介石趁机插手西北。马麒知道国民军大势已去,便公开拥蒋反冯。蒋介石也正怨西北无人,因而收电后很高兴。于是在1930年1月,马麒被正式任命为青海省政府主席。从此,马家军阀登上了统治青海的第一宝座。

  到1930年冬天,马麒正想要大干一场时,他的腿病却日益严重,只得卧床呻吟。次年春天病情好转,夏天到湟中水峡避暑。8月4日,其子马步芳从河西追击马仲英告捷后归来途经水峡,述说追杀情形。马麒以自家人骨肉相残为恨,一气之下不省人事,于是连夜送往西宁,次日黎明去世,终年62岁。

  马麟,字勋臣,生于清光绪二年(1876)。幼年时学经于河州清真寺,早年依仗父兄官势,在牧区贩购羊毛皮张,精于生财之道,获利甚巨。清朝末年,入军籍,开始在马麒部下任都司管带。辛亥革命时,随兄转战秦陇,镇压宁夏会党起义。事后被提升为宁夏洪广营游击,但他自知孽重,不敢去上任,仍随兄返回河湟,为马麒谋得西宁镇总兵一职而四处奔走。至宁海军建立,任帮统兼第二营营长,后任玉树边防支队司令。

  马麟贪利好财,平时就挖空心思地搜刮民财,包揽皮毛生意,而在几次征杀中,尤看重抢掠财物,所以他的钱财很多,1928年时,他在老家的银窖已达12个。

  国民军进入西北后,马麟回到家乡潜居。1928年马仲英变乱,他被刘郁芳起用为河州宣慰副使,出面招抚马仲英,未果。青海建省,出任建设厅厅长,不久任青海省军垦委员会委员长。

  1930年,因为阎冯联军倒蒋,孙连仲东调,甘肃省政局混乱,马麟应甘肃省代理主席王祯之请,率兵进驻兰州,先任甘肃省剿匪司令,后改任甘肃全省保安总司令,旋编建甘肃暂编骑兵第一师,任师长。拥兵自重,颇为得意。次年,第一师师长由马步青担任,马麟返回西宁。同年8月,马麒病故,马麟即代理青海省主席一职。

  马麟代理青海省主席后,其侄马步芳深为不满,便暗中开始了倒叔活动。而马麟面对混乱紧蹙的地方财政,不思刷新治理,造福人民,而是大办个人商栈,大量发行所谓的“青海省金库维持券”和临时维持券,从中牟取暴利,以饱私囊。当时国民政府还每月拨给青海20万元行政经费,马麟却将十个月的200万元暗运到老家私藏,并贪污大量军费和教育经费,致使政府职员等一年之内无薪可领,饥寒交迫,怨声载道。马步芳乘机煽动这些职员、教员、群众等在街上拦住马麟哭闹,一时影响甚坏。在马步芳的指示下,西宁各学校教员向马麟索要所欠薪资,酿成流血事件,马麟声誉扫地。

  1938年初,国民党中央军训部长白崇禧来青海视察,与马步芳过往甚密,而对马麟十分冷淡。马麟企图讨好,竟遭到白崇禧的训斥。事后,蒋介石即宣布免去马麟之职,由马步芳担任青海省政府主席,秘书长和各厅厅长均免换。

  马麟免官后,退回河州老家,用搜刮的民财又修一座“凤林园”,极尽享乐,横行乡里。于1945年元月病死,终年69岁。

  马步芳从十余岁来青海直到西宁解放,是青海现代史上最为有名的军阀。他精明果敢,善于权术,且又残忍暴横,专制独裁。他先依仗父兄提携,继而倒叔排兄,总揽党政军大权,成为民国时期名副其实的“青海王”。

  人物档案

  马步芳,现代军阀,字子香。回族,马麒的次子。1902年出生于甘肃河州。13岁随父从戎,1938年取代马麟任青海省政府主席,1949年乘飞机出逃,1975年7月31日,病故于沙特。终年73岁。

  人物点评

  马步芳在青海的统治是封建、军阀和特务相结合的法西斯统治,虽有某些政绩,但恶行亦多。他不惜血本拼战的三次军事活动中,宁夏拒孙殿英,纯系军阀混战;河西截击红军、兰州阻挡解放军,皆系反动逆行。最后覆灭,势在必然。

  13岁从戎

  逐步掌握军政大权

  马步芳1902年出生于甘肃河州,七岁进大寺当满拉,学阿拉伯文。11岁时随父来西宁,进上五庄清真寺继续接受经堂教育,后又就读于西宁国民学校。

  1915年,马步芳随父从戎,被任命为甘边宁海军镇守使署一等参谋、十五营管带(营长)。后十五营改编为骑兵第一营,驻防巴燕戎。1925年,升为骑兵团团长,仍驻化隆一带。上世纪20年代末,孙连仲部高树勋进循化,他除表示顺从外,还以重金进行贿赂,因而被推荐为国民军第二集团军独立第九混成旅旅长。孙连仲东调,其父马麒主持青海省政,调马步芳部移驻西宁。冯玉祥失败,马麒投靠蒋介石,任用马步芳为改编后的青海暂编第一师师长。

  1931年,马仲英返回河西,被蒋介石任命为新编三十六师师长。马仲英虽与马步芳是堂兄弟,但马步芳恐其坐大,于己不利,乃率部从扁都出袭马仲英,激战于张掖,马仲英败走新疆。不久,马麒病死,蒋介石命马步芳为青海省政府委员、新编第九师师长兼西宁省会城防司令,一举掌握青海军事大权。随后,他看准南京政府拨发边疆教育款之机,操纵一些蒙藏上层组成青海蒙藏文化促进会,自任理事长。以专款在农牧区设蒙藏小学十余所,培养王公贵族子弟,进而利用这些人在牧区为他征收各种摊派赋税等,有效地控制了牧区,使其叔、省政府主席马麟有名无实。

  近代以来,西藏亲英势力在英帝国主义的教唆下,时犯青川边境。1932年春夏之际,又大举进犯玉树地区,企图为西藏独立造成即成事实。马步芳立即派重兵进玉树,激战多日,终于在同年10月,将其驱逐到金沙江以西。次年6月签订“青藏和约”。与此同时,马步芳兴办昆仑中学以及各县小学等,为其家族统治培植人才,效果颇佳。

  层层堵击

  血腥屠杀西路军

  1933年夏天,蒋介石发表孙殿英为青海西区屯垦督办,令其率领所部四十一军从华北开往青海。甘青宁诸马唯恐被孙部西来后吞并,立即联合起来拒孙。马步芳作为青海军事首领,尤为愤恨,亲率四万人东下宁夏,任联军预备队指挥,与马鸿逵、马鸿宾等部不惜代价奋力血战四月有余,击溃了拥有十万之众的孙殿英,从而保证了马家军阀地盘的安全。由于此役,马步芳名声也远震南京,蒋介石任命他为第一百师师长,旋升任为新编第二军军长。

  正当马步芳从宁夏凯旋,喜形于色之时,中国工农红军即将到达甘青并将通过甘青腹地的消息一日数至,马步芳等西北军阀又一次大动干戈。马步芳力图将红军阻截住,以免红军夺取自己的地盘。1936年6月,青海成立保安处,他亲任处长,着手编训保安团队,共抽壮丁十五万人,作了周密的防御计划。蒋介石任命马步芳为西北剿匪第二防区司令兼第五纵队司令官,统辖马步青的骑五师和青海的新二军。10月,红军西路军进入河西走廊,马步芳会同其兄马步青出动近三万人,汇集河西,展开了一场疯狂的堵截战。他从景泰、干柴洼、一条山直至安西红柳园,层层堵击,步步追杀,直到次年5月才结束,历时六个月之久。在武器装备优良、军粮充足、地形熟悉等优势条件下进行血腥屠杀,使红西路军几乎全军覆灭。马步芳还对俘虏的红军将士进行了残害,仅押送到西宁后屠杀和活埋的多达千人以上。他因此受到蒋介石的赏识,将新编第二军改编为第八十二军,任命马步芳为军长。

  执掌大权

  实施“六大中心工作”

  到1938年3月,马步芳取代马麟,被任命为青海省政府主席,不久又任国民党青海省党部主任委员。从此,青海党政军大权尽落马步芳手中,开始了马氏家族统治青海的鼎盛时期。时年他才36岁。

  马步芳总揽青海诸权以后,除在1937年奉蒋介石之命,派马彪骑兵第一师出省抗日外,利用青海地处大后方,相对平静的机会巩固地盘,发展势力,推行了一系列治理地方的措施,其重点便是所谓的“六大中心工作”,号召“自卫、自治、自给”。“六大中心工作”中编组保甲、训练壮丁两项对老百姓来说实际上有百害而无一利,其结果是专制统治进一步强化,动辄抽拔壮丁,摊派马款以及各项赋税,农牧商民生活日益穷困。另外修筑公路、积极造林、厉行禁烟、推广识字等四项却还有些成效。他将全省划为12个植树区,通令省政机关、中小学校、民众团体、老百姓等严格按照规定数目包栽保活。至1946年,共植树3200多万株,而且绝大多数成活。又如禁烟,马步芳亲任省禁烟委员会委员长,先宣传,后检查,严禁种鸦片、售鸦片、吸鸦片,虽然马步芳暗中往外地销售,饱充私囊,但是在当时青海地区的确一度鸦片绝迹,因而被国民党政府授予“禁烟模范省”称号。但其实施办法是残酷的封建统治,老百姓深受其害,群众称为“六大痛心工作”。

  掠刮民财

  不断扩张势力范围

  在此期间,马步芳还大办私人商栈商号,采取掠夺、控制、垄断手法,多渠道掠刮民财。并加重对农牧民的赋税征收,如有抗税即行镇压,使许多农牧民家破人亡,景象凄惨。1938年,马步芳派海南警备司令部旅长喇平福到果洛向各部落强征草头税。由于掠夺而引起反抗,马步芳立即派两团兵力前往镇压。接着几次动兵镇压,使成千上万的人丧失了生命和家园。

  蒋介石为了收回河西地区,于1942年4月任命马步青为柴达木屯垦督办,命其率所部骑兵第五军开赴柴达木,马步芳立即表示欢迎其兄来青。及至骑五军到青海,他采取撤换军官、孤立马步青等手段控制了骑五军。同年秋天,蒋介石飞抵西宁,马步芳极力讨好,深得嘉许,即将八十二军(即原第二军)和骑五军编为第四十集团军,马步芳任总司令,马步青为副总司令,马步芳更以其子马继援为八十二军军长,以马呈祥为骑五军军长,从而彻底掌握了骑五军。马步青自知难以立足,遂回河州老家潜居。

  马步芳掌握四十集团军后,又图谋向邻近省区发展。1945年,新疆发生动乱,他乘蒋介石命派兵援新之机,将骑五军近万人派去,以维持局面为名,长期驻扎新疆。1947年,马步芳派马继援率八十二军(时整编为八十二师,不久又恢复为军)开赴陇东与人民解放军作战。顺势将军事力量发展到了甘肃。

  乘机逃跑

  73岁病故于沙特

  1949年夏,人民解放军在攻占南京的同时,在西北战场中也连连告捷,西安、咸阳及渭河以南地区相继被解放。广州国民政府于5月发布马步芳代理西北军政长官命令。至7月,正式任职。8月,马步芳飞到广州参加国民党中央的西北联防军事会议,会后又飞赴台湾晋见蒋介石。

  马步芳任西北军政长官后,颇为得意,企图阻拦人民解放军,割据西北。但当时大势已去,等他从台湾归来时,兰州城已被人民解放军包围。在解放军强大的攻势下,马步芳方知祸已临头,便从兰州遁回西宁,一面用电话指示马继援在兰州继续顽抗,一面将历年来从青海人民那里搜刮的金银分装几十箱,准备逃走。8月26日,兰州解放。次日,广州国民政府派国防部长徐永昌飞抵西宁,亲督马家军抵抗解放军。但当日下午,马步芳即携家属财宝乘美国陈纳德民航大队飞机飞往重庆。三天后,马继援亦败回西宁,与其亲信乘机飞逃。数日后,西宁解放,从而结束了马氏家族对青海的统治。

  同年10月,国民政府行政院第五十二次会议以马步芳擅离职守,决定撤职议处。马步芳等先到广州,后转香港。期间曾被蒋介石电召到台湾,命令他重返西北战场。马步芳深知重返西北的结局,便向国民党元老贿赂两千两黄金,终于获准暂不返回。但此事使马步芳感到十分害怕,遂以去麦加朝觐为由,竟租用英国航空公司的飞机三架,携家人亲信200余人直飞沙特阿拉伯首都利亚得。后在埃及首都开罗购楼定居。1957年,因埃及承认新中国政府,马步芳又不得不迁居沙特阿拉伯的海港城市吉达。1975年7月,马步芳病故于沙特,终年73岁。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