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新闻 > 历史资讯>正文

还“石峡清风”真面貌

时间:2014-12-30 23:08:32  来源:青海日报  作者:刘武升  浏览次数:    我来说() 字号:TT

    很久很久以前,湟水自湟源穿山越岭逶迤西来,在西宁汇集了北川、南川两水后,能量大增,滚滚东去。行至二十余里处,却被一座突兀横出的石山拦住了去路。湟水咆哮着,惊涛拍石,卷起千堆雪。河水骤涨,水位不断升高,漫向两岸村庄、良田。一位仙人路过见此,救民于水,遂投石击山,石山被击碎,峭壁中开,一河春水向东流,形成了奇峻雄伟的峡谷。后世有清代西宁诗人朱向芳以诗《弹子石》记之:“传闻开此山,丸脱神手间。百丈惊星落,三生逐月还。烟凝苔草绿,雨点石花斑。会待娲皇炼,补成天九寰。” 

  石门顿开,湟水东去,清风西来。在大清咸丰年间,在峡口南北两山分筑武定、德安两关,据险而守,护卫西宁。西宁诗人张思宪往来峡谷间,披襟临风,登临纵目,赋诗山河,诗曰:“石峡新开武定关,东西流水北南山。行人莫道征尘污,两袖清风自往还。”诗因景成,景以诗传,终成就“湟中古八景”之“石峡清风”的美名。后来,109国道、兰青铁路、兰西高速公路陆续穿峡而过,天堑变通途。时至2003年,某单位在此截流筑坝,修建水库,2004年形成水面,名曰宁湖,水域面积70多万平方米,拦河坝体为两层仿古建筑,白天朱栏碧瓦,夜晚流光溢彩,成为西宁东出口一景,古老的西宁八景“石峡清风”旧貌焕发新颜。 笔者老家在西宁以东,我时常沐着石峡清风往还期间。一次自家返宁,习惯性地从车窗观石峡美景,那拦河大坝仿古二层建筑正中一面牌匾赫然入目,匾上“小峡清风”四个大字触目惊心。细看,再看,没错,是“小峡清风”!以后的日子里,路过,尽量让自己不去看那几个“熠熠生辉”的大字,但心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小峡清风”来,更有一些郁闷之意不断积累,渐渐如鲠在喉,终到不吐不快之时。

  不错,石峡所处地段俗称小峡,石峡的风与小峡的风是同一缕清风,那么,“石峡清风”叫“小峡清风”似乎也未尝不可。然而,错了。从地理上说,小峡是一段地域称谓,是因大峡而相对存在,而“小峡清风”之称乃无中生有,空穴来风,较之历史长河,只是一叶无根的浮萍。“小峡清风”绝不是“石峡清风”。或者说,二者还有雅俗分别,虽然石峡俗称小峡,但用在“石峡清风”这一特定的词语中,只能是石峡而非小峡,这就像母亲与妈妈的称谓一样,在一些特定的场合不宜相互替代。同时,“小峡清风”也许是仅指自然之风,而“石峡清风”经张思宪诗意升华,在指自然风之外,还兼具一种可以洗涤尘污的浩然正气和清廉之风。

  笔者有时候想,“石峡清风”与“小峡清风”只有一字之差,为什么清代西宁诗人张思宪当初不用小峡而用石峡呢?况且石峡、小峡同属平水韵之仄声字,应排除因为诗“平仄相对”的需要而造出“石峡”一词。后来,“两袖清风自往还”多了,目睹此处的峻山急流,又拜读清代西宁诗人朱向芳吟咏石峡的《弹子石》诗,清代左宗棠《西宁小峡新筑南北两关记》:西宁城东,悬崖陡壁,对立千仞,湟水中流,霆惊箭激,山径狭隘,车不双轮,马不并辔。以及张思宪本人的《石峡清风》诗,又自查西宁地区地理地貌:虽多山,可多是土山,石山难得一见,而石峡清风所在的小峡山石嶙峋、微风习习。于是,承自然奇景启示、古今诗人学者启蒙,似有所悟:原来小峡之称显得太小太平淡,非“石峡”不能彰显此处山河的雄浑与险峻。

  忽然突发奇想,如果张思宪重生,老先生旧地重游,看到“小峡清风”四个大字时,不知会做何感想?如果也许不是如果,某一天,导游带领游客浏览西宁古八景“石峡清风”兼宁湖新景时,面对“小峡清风”时,不知会做怎样一番讲解呢?

  恐怕是思宪无语、导游词穷了吧。如此,何不还此处山水一个“石峡清风”真面貌?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