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新闻 > 追根溯源>正文

车轴——一个遥远村落

时间:2014-12-30 21:39:02  来源:青海日报  作者:庄孔韶  浏览次数:    我来说() 字号:TT

    从史料中可以看出,藏族先民也频繁来到金沙江沿岸活动。“古宗,西番之别种,滇之西北与吐蕃接壤,流入境内者,丽江、鹤庆皆间有之。”另有著述则直接认为:“古宗,即吐蕃旧民也。”这里的“古宗”即指藏族,该称呼一直延续到解放后才逐渐改变。 

    当地藏族把石棺墓叫做“霍罗”。“罗”为“尸骨”,亦有“坟墓”之意。“霍”一词在中甸藏民族语言里泛指古代北方草原民族。元朝以后,中甸一带接触到蒙古人,“霍”又专指蒙古族。这个从泛指到具体所指的过程与随着历史推移人们的眼界逐渐开阔有关。这一支神秘的霍人一般认为是普米族的前身。在发现石棺墓的地方有一个自然村叫“南卡”,居民都是藏民族,他们自称是尼西乡最早的居民。过去当地曾进行过某种仪式或缴纳赋税,在尼西30多个村中,南卡村都排在前面。这与其说有一些“建寨始祖崇拜” ,还不如理解为是一种“土著优先”的权利。普米族历史上存在“石棺为葬”习俗,解放前南卡人的很多丧葬习俗与今天的普米族一致。另有一说,普米族祖先就自称“南喀”,这支称为“南卡”的族群可能就是普米族后裔,石棺墓主人也极有可能就是普米族先民,只不过后来被当地土著同化了。

  在史书上,我们也可以找到普米族先民在金沙江河谷活动的记载。古代汉文史籍称普米先民为“濮獬”,“其民本濮獬蛮,后麽些蛮叶古乍舒赤侵夺其地,世袭据有三赕。”这里的“三赕”指丽江,藏民族语言中称丽江为三赕。约在东汉之初,麽些蛮从丽江、中甸一带赶走了普米人,纳西族东巴经《黑白战争》专门记载了这一历史事件。另外,元宪宗三年(1253年),忽必烈征大理,又有一支时称“西番”的普米族随蒙古军队南下至滇西北一带。“巴苴,又名西番,亦无姓氏,元世祖取滇,渡自其宗,随从中流亡至此者。”与此相同,通过对巴迪的调查,发现吉才和学智家于民国十九年(1930年)火葬立坟的墓碑上刻有如下字样:“也考公世系缘籍西番人氏,因随元世祖革囊渡江,灭金绝宋,随番从此散留各处。”这些史料及实物碑刻至少可以说明,普米族曾一先一后至少两次进入中甸。

  由此看来,纳西族先民也算不上是绝对的土著,因为其进入金沙江河谷时这一带已有了居民。显然,本土的问题变得越来越不可捉摸。那么,还是让我们听听当地人自己的意见:今天车轴乃至整个中甸、丽江江边一带各族群都认为纳西族就是土著;纳西族自称和他称都是“本地人”,纳西语也顺理成章的被称为“本地话”。

  从族源上说,纳西族渊源于远古时期居住在西北河湟地带的羌人,后南迁至岷江上游,又西南至雅砻江流域,再西迁至金沙江上游东西地带。纳西族东巴经《人类迁徙记》(汉译又作《创世纪》)明确记载人类(此处显然特指古纳西先民)由北向南从“什罗山“迁徙到“英古地”的路线。“什罗山”当指四川省稻城县贡嘎岭大雪山,“英古地”即为丽江。即使到今天,家人去世后“开路”送魂,东巴还要把死者从家里一站一站送往祖先所在的地方。这条送魂路线实际上就是纳西先民的迁徙之路,也就是东巴经《创世纪》里的人类迁徙过程,所不同的只是方向相反。

  清雍正二年(一七二四年),中甸划属云南,同年即改土归流,国家力量正式进入。中央政权为长期动乱的滇西北一带送来了秩序,而政权的代言者则是代表中央权力的流官;也可以说,是这一类人的管理和权威为当地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安定。随着政权基础逐渐稳定,汉人和相当数量的其他族群移民陆续迁入。今天的车轴居民除一部分纳西族,绝大多数都是这一时期陆续迁来。

  这样,本土居民和移民群体相对固定下来。对于新移民来说,纳西族就是土著、本地人,纳西语也就是本地话。于是,就有了不同层次的三种认同:不同的族群认同划出了和而不同的族群边界;迁入的汉人、民家(白族)等族群则迅速孕育了家族体系,并很快转回头影响土著居民;另外就是本地人(主要是纳西族)的家号认同。这其中,家号与家族是族群内部的畛域系统,两者之间又有着很大的相互影响。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