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新闻 > 追根溯源>正文

青海高原的民族变迁(四)

时间:2014-12-30 21:28:48  来源:青海信息网  作者:金石  浏览次数:    我来说() 字号:TT

  土族

  土族是我国古老民族之一,因本民族无文字,故族源有几种传说,主要有吐谷浑后裔说和蒙古人与霍尔人融合说。

  早在公元七世纪中时,即唐朝时期,西藏吐蕃势力击败了由辽东迁居青海居住350年的吐谷浑政权,吐谷浑亡国后,其部族一部分东迁逐渐融合于汉族,一部分降附吐蕃,后来融合于藏族。而部族大部分留居于甘、青地区的凉州(今甘肃武威)、祁连山、浩门河流域。河湟地区,逐渐与当地诸民族融合发展为土族的先民。吐谷浑残部留后的这一地区,正好与今士族聚居地区——民和、互助、大通、同仁、贵德、共和、乐都县及西宁市等地大致相吻和。

  历史上吐蕃人把青海境内黄河以北(即上述县、市地区)的各部落通称为“霍尔”人。所谓“霍尔”人,就是上述地区中留居的吐谷浑人与当地诸民族融合的遗裔——土族的先民。长期以来,吐善与羌族等民族融合成的藏族亦称土族为“霍尔”。这与文献中的称谓是一致的。如藏文文献《红史》记载:“吐谷浑是霍尔赛(即黄霍尔)”。这还在明代索南所著《西藏王统记》一书有吐蕃王松赞干布遣使向唐求婚情节记载:“唐王不许,使者返藏,伪言于曰:唐王甚喜吾等,已许婚公主矣。乃有霍尔赛吐谷浑,离间唐王,以敌不果。”宋代王钦若、杨亿等辑撰《册府元龟》卷九十八也有同样记载。是藏文中将汉文史料所载的“吐谷浑”泽为“霍尔赛吐谷浑”。在《安多政教史》和互助《佑宁寺志》上称当地土人为霍尔人,中唐以后,对吐谷浑简称“浑”,“霍尔”是“浑”的对音,浑乃一音之转。相传《格萨尔传》中有“霍岭大战”的情节,就是黄河北的“霍尔王”即吐谷浑首领与黄河南的“岭国王”即格萨王之战。至今在土族地区广泛流传着霍尔人和吐蕃人打仗的故事。这种传说与唐代吐蕃进攻吐谷浑的史实是一致的。在土族地区禁止唱格萨尔,也不看有关格萨尔戏剧。因土族认为霍尔就是他们的祖先。如今在土族聚居区有许多有关“霍尔”的地名。今互助土族自治县有合尔郡、合尔屯、合尔吉、贺尔川、贺尔、霍尔观等村庄名称。据说是古代居住过“霍尔人”而得名。在民和县中川原有一座庙称“霍尔西灭”,意为霍尔人的庙,附近有一小山,叫“霍尔乌拉”,意为霍尔人的山。此外,乐都县地名有“和尔茨、和尔红、河尔庄”;贵德县黄河北岸有贺尔加村;共和县有禾尔河;尖扎县有霍尔哇西;同仁县有和日村,泽库县有和日乡;天峻县有霍尔仓等。在青海各县有如此众多有关“霍尔”的地名,与土族有极为密切的历史渊源关系(《土族简史》、《互助土族自治县概况》,分别于1982年,1983年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土族另一种主要源流说是蒙古人与霍尔人融合而成的后裔。在藏文史料中,把祁连山南麓大通河及湟水流域的土人归源于最早驻军凉州永昌、径略藏区的蒙古宗世王阔端。《安多政教史》载:“华热(按:今甘肃天祝、永登及青海大通、互助一带)这个地区里还有蒙古阔端汗,亦译作“库腾”的部下后裔,如吉家、李家、鲁家、杨家等许多小土官,其中吉家、李家、鲁家无疑都是明、清时期在甘、青两地著名的土族土官,土司家族,而杨姓也是土族中的大姓。”还有《佑宁寺简志》记载说:“从前,大地焚灭,江格尔汗(按,成吉思汗)的大臣格勒特带领部属来到这里(佑宁寺所在地的今互助地区),现在的霍尔(即土族)多为他们的后裔。”又说“关于霍尔人的历史,从前霍尔王的后裔额尔丹王带领他的许多族人来到这里,相传后来融合于郭隆地区(按,佑宁寺所在地),……后代繁衍。”由此可见,土族的民族主体部分还来源于蒙古汗国及元朝时期陆续迁来的蒙古族,尤其与永昌王阔端所部具有密切的关系。故如今互助、大通、民和土族自称“蒙古尔”、“察汗蒙古”,意即蒙古。民和赵本川四十多户土族都认为其祖先父系蒙古人,母系是土族人。

  此外,明、清以来曾有一批山西,四川等地汉人客商迁来青海东部,逐渐融合于土族。如民和县官厅土族张、贾二姓家谱称其祖先原系山西平阳府人。还有秦氏家谱称其祖先原籍山西大柳树庄人。

  土族人民在长期的繁衍生息中,人口逐渐增多,居住地区渐广。自元、明、清王朝为加强对少数民族的统治,也对土族头人分别授以官职,又逐渐形成了世袭土司制度来管辖土族。这在古籍《秦边纪略》一、二卷中对明末清初的士族人数、分布及土司管辖区域等有所记述:“西宁李土司所辖仅万人,祁土司所辖十数万人,其他土官吉、纳、阿、陈、辛等所辖合万人。西川口(今西宁市西郊)土司西祁之所居也,东、西二祁所辖之土民,各号称十万。三川盖孳牧地,土人皆土司所辖。巴川(今民和巴州)堡土人所居,巴川土人属治土司所辖。庄浪土司驻牧连城(今甘肃永登)土民蕃衍,分布大通河居焉。河州土人甚盛,堡安堡(今青海同仁县)皆土人,其兵皆土人。归德(今青海省贵德县)堡城中皆土人,兵皆土人。”从这些记载可看出,与明、清时期土族居住地区大致相似。故形成了至今全国唯一的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和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据1990年统计,青海的土族人口已有16.7万人,占全省人口的3.3%,其中互助县有5.7万人,占全县人口的六分之一。大通县有土族3.9万人,占全县人口的8.39%。民和县有3.45万人,占全县人口的10.6%。同仁县有土族人7000人,占全县人口的11.5%。其余居住在贵德、共和、乐都、门源、化隆、祁连等县和西宁市。

  撒拉族

  撒拉族无文字,其族源只有口头传说。说是从前居住在中亚撒马不罕地区(今乌兹别克共和国)的一批信仰伊斯兰教的人们经新疆、河西走廊,碾转迁来今青海循化境内。关于这一迁徙过程在撒拉族中有着神话般的传说:从前,撒马尔罕地方,有尕勒莽、阿合莽兄弟二人,在伊斯兰教中颇有声望,遭到统治者的忌恨。为躲避迫害,兄弟二人率18个族人,牵一峰白骆驼,驮着故乡的水土和《古兰经》,离开撒马尔罕东行,寻找安身之所。出发时,又有45个同情者随后跟来。

  尕勒莽等经天山北路进入嘉峪关,碾转来到甘南夏河县的甘家滩。随后跟来的那45个人则经天山南路进入青海地区,历经千辛万苦,来到名叫园珠沟的地方(现属共和县),有10个因不堪跋涉留在当地,其余的在甘家滩和尕勒莽等相遇。他们牵着骆驼继续前行,经过循化的夕厂沟,跨过孟达山,登上孟土斯山。一天,在暮色茫茫中走失了骆驼,他们点起火把在山上来回找,后人便称这个山坡为“奥特贝那赫坡”意即火坡。后来找到今循化县街子以东的沙子坡地方,因正值破晓,遂称沙子坡为“唐古堤”,意即天亮了。在黎明中,他们还远望街子一带土地平垣,河流纵横,认为可以定居。他们下山后发现了一眼清泉,走失的骆驼正在泉边休息,众人喜出望外,试量了当地的水土,恰和所带的水土一样,便决定住下来。

    上述虽是传说,但也有不完整的文字和史书记载。如用阿拉伯字母拼写的撒拉族民间记录《杂学本本》称:“从撒马尔罕来得祖尕勒莽得都尼(太爷)。他的儿子奥玛尔得都尼。奥玛尔得都尼的儿子是神宝得都尼……”。又据清乾隆时龚景翰撰《循化志》记载:“撒拉族土司,始祖韩宝,旧名神宝,系前元达鲁花赤(元代掌印官),洪武三年(1370)邓大夫下归附。”

  由此看来,撒拉族先民迁来青海循化的时间,当在元代,至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了。至明朝中期,撤拉族人口已达万人之多(明嘉靖时张雨所撰《边政考》卷5)。

  上述具有浓厚神话色彩的传说和不完整的记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撤拉族先民迁来循化的历史。因而形成了如今全国唯一的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全县已有人口9.7万人(1990年数),其中撒拉族占58%。另外还有部分撒拉族散居在青海省的化隆、贵德、共和、同德县等地区,和回、土、藏、汉等民族杂居。他们在长期的劳动生息和社会交往中,还与回、土、藏族等人通婚,逐渐发展状大了该民族的人口,至今全省已有撒拉族人口8万多人,占全省人口的1.6%。还形成了韩、马、冶、何、沈等20多个姓氏。

  撒拉族族源虽是传说,但从他们的语言、人种类型、风俗习惯、生产经营等特点诸方面都可以证明撒拉族同中亚一带民族的特形相似,又在历史上有着密切的关系,因而也可断定其先民是从中亚撒马尔罕一带迁来的。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