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新闻 > 追根溯源>正文

青海高原的民族变迁(三)

时间:2014-12-30 20:46:03  来源:青海信息网  作者:金石  浏览次数:    我来说() 字号:TT

  黄南地区-黄南地区因地处黄河南部而得名,其位置在青海省南部,于1953年12月14日成立了黄南藏族自治区。1955年改称黄南藏族自治州。辖同仁、尖扎、泽库、河南4县。

  黄南藏族自治州的藏族来源,根据民间流传的口头传说和《宗教源流》之类的传抄本及汉文史料可知,他们主要是由我国秦汉时代西羌的一些部族演变而来。也有吐蕃统治时期来青海的吐蕃军的后裔,还有从本省环湖(青海湖)地区迁徙到这里的一些部落。如公元十世纪初,西藏王朗达玛反对佛教时,有一大批佛教徒逃到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地区定居,娶妻生活,世代繁衍,逐渐形成了如今同仁、泽库两县的藏族部落。又根据当地民间藏文传抄本《热贡群江》,即《同仁政教史》记述,这里瓜什则三村落和赛日七哇森部,是西藏松赞干布的大臣噶尔、禄东赞的属民;隆务七庄和兰采部则与元时西藏佛教萨迦派(花教)委派到这里的阿米拉杰及其子隆钦多代本有着联系,四合基庄的藏族是从西藏北部达隆塘地区迁移来的。夏卜浪(让)、兰采斯桑矣却部落是从西藏阿里地区迁移来的。夏卜让部落的始祖相传是藏王朗达玛之后裔。又据有关藏族史记及同仁县文史资料记载,西藏吐蕃王朝末代赞普朗达玛之第六代子孙扎君姆诺日抗秀,约于公元1020年左右带领本氏族若干户从西藏阿里经中区卫藏东迁到四川甘孜,时过200余年,繁衍发展为部落。1230年前后,部落一支随甘孜地区德格土司之弟多杰杭吾的部分属民逐渐转移定居黄南同仁县地区。青海出版的《攀登》杂志摘录同仁县政协文史资料,于1988年4月刊登有这样一段:“夏卜让18族部落敦氏氏族。在拉达克王子扎君姆诺日杭秀的自传中,明确记述夏卜让、果洛、阿里、厄哇是同一氏族的分支。”夏卜让部落迁移到同仁居住在赛格夏琼山和日阿宗神山一带,一直从事畜牧业及种植业,到清雍正年间(1723-1735年),部落发展很快,人、畜两旺,时称“夏卜让措同德觉无极”(意为夏卜让拥有6大部落18小部落),他们分别是夏卜让、欧苟、尕加三族,当时还有申吾、四桑等较大的部落,为谋求发展,该部落之巴、格热、干加、玉如、东曲等部落迁移到夏河(今甘肃境内)、果洛、湟中、平安、海西等地,部落之大部则陆续西迁同德等地。

  又据当地流传的口头传说,约在500年前,从青海湖一带迁来几个因战争失散的藏族部落,其中一部分就居住在同仁浪加、和日地方,逐渐形成了“热贡”(即同仁)十二族部落。

  今尖扎县尖扎滩的藏族部落,传说也有500多年的历史,最早有尕加、岗毛、罗哇3个部落,都是先后从西藏迁此定居(《黄南藏族自治州概况》,1984年8月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海北地区-海北地区位于青海省东北部,因地处青海湖北而得名。1953年12月31日成立海北藏族自治州。辖门源回族自治州区,1956年5月23日改为自治区。辖门源回族自治县、祁连县、刚查、海晏4县。其地域东与海东地区的湟源、湟中、大通、互助县接壤,西与海西州天峻县相连,南与海南州共和县隔青海湖相望,北与甘肃省的河西走廊为邻。东西长413公里,南北宽261公里,总面积为34706平方公里。

  据史书记载,海北藏族自治州,在我国历史上先秦、两汉时期为西羌牧地,南北朝至隋朝时为鲜卑族、吐谷浑等辖地。唐、五代时属吐蕃王朝,原属民与吐蕃人相融合,遂成为其后裔。宋代时其地为唃厮啰政权辖区,原属民又与唃厮啰族相融合。元时归吐蕃等处宣慰司都元帅府管辖。明朝末期为蒙古族麦力干等游牧地,清时为额鲁特蒙古族各部族和藏族刚察等部族共牧地。

  藏族和蒙古族在海北地区从事游牧和狩猎活动的历史由来已久。明朝末期(1509至1637年),蒙古族阿尔斯和依不刺,俺答、额鲁特固始汗等,先后从内蒙、新疆等地越过祁连山,进入海北地区,当时居住在海北地区的藏族大部分被迫迁至黄河以南。不久,蒙古番子办事大臣管理,并划定地界,规定藏族不得渡河越界,固定在黄河以南驻牧。黄河以北则为蒙古族牧地。后来清雍正年间(1723-1735年)因蒙古族罗卜藏丹津反清事件,被清军打击镇压在青海的蒙古族逐渐衰弱,人口减少。至清乾隆时(1736-1795年)青海蒙古族内部阶级矛盾日趋尖锐,在王公台吉压榨下,蒙古牧民生活贫困,难以生存,纷纷四处逃散,故海北地区形成了空旷状态。而居住在黄河以南的藏族部落,畜牧业和人口都有所发展,在驻牧地不足的情况下,又趁机向黄河北岸移牧。清政府又用武力阻止藏族北迁,除杀害了刚察部落头人依旦木,还大量残害藏族人民,全海北只剩下阿力克部落的藏族留居在浩门河一带游牧。到清咸丰元年(1851年)以后,黄河以南的藏族部落刚察,汪什代海、千布录、拉安、都受(今都秀),完受(今完秀),曲加羊冲、公哇他尔代等八族冲破了重重阻拦、移牧于青海湖周围,形成了“环海八族”。关于“环海八族”,因时代的变迁,有几种说法。在民国初期,有刚察、汪什代海、千布录、都秀、啊粗乎、热拉、达如玉、阿里克。“青海王”马步芳统治时代,有刚察、汪什代海、千布录、大如玉、阿曲乎、曲那如、都秀、阿力克、后者沿用至今。以后又有演变,如刚察县境内的伊克乌兰、不哈兰、吉尔孟、哈而盖,祁连县境内懂得默勒、扎萨、峨堡,门源县境内的苏吉、克图、巴列、哈图。原刚察部落,现在分布在刚察县和贵德县境内。原阿力克部落现分居祁连县境内。原达如玉部落,现在分居于海宴县境内。原仙米、珠固、纳隆等部落,现分布在门源县境内。

    现居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的刚察部落是较大的一个部落,在历史上又分若干小部落,习惯称之为“刚察措果周”(指刚察本部六大部落)和“查香指哇登”(指亲属七个部落),亦有老六族和新十二族之称。

  据(刚察县志)民族章记述,刚察族的名称和来源有多种说法。“刚察”名称的“刚”是藏语“髓”之意,“察”是藏语“断骨”之意。据传很早以前,按藏族风俗,婴儿出生后,口内要放少许酥油,以示庆贺。刚察部落先祖因生活贫困,生子后无酥油可放,只好砸骨取髓代替酥油,故将孩子取名“刚察”,后裔将其部落称为刚察。也有传说,很早以前,藏地有两兄弟家境宽裕,大兄弟喜食牛、羊脑髓,每待吃肉就取牛羊头骨,敲骨取髓,沾盐而食,周围牧民见其嗜好有趣,都称他为“刚察”,而不称呼其姓名。“刚”,藏语单译为‘滑”;“察”,藏语单译为“盐”。“刚察”合称,意为“喜欢脑髓沾盐吃”。久而久之,延续下来,遂成为其后裔的部落名称。

  刚察族的来源,亦有多种说法,据藏语史料记载,刚察族是随藏王“赞普”松赞干布由西藏征战,来到青海湖畔安营扎寨,后定居青海湖畔。这种可能性很大,是与唐代吐蕃占据青海的史实相吻合的。

  还有传说很早以前,刚察族居住在雅鲁藏布江上游泽当(“泽当”藏语意为猴玩耍的地方)附近的贡布日山上。刚察族内好汉众多,武艺高强,闻名四方。清康熙年间,仓洋嘉措由西藏来青海塔尔寺朝拜,闻知刚察族有众多武艺高强的好汉,便要求刚察族沿途护送。刚察族头人挑选精壮武士护送,不料仓洋嘉措行至黄河沿圆寂,刚察族护送人员失去靠山,无法返回故地。遂至黄河南大日根(今贵德县常牧地区)安家落户,族内大部分牧民千里迢迢随之迁徙而来,少部分牧民留居原地或迁居他乡,清咸丰年间(1851-1861年),官府将青海湖环湖地区最丰美的北岸草场划归刚察族。第一代千户喇嘛拉夫旦带领族人从黄河南部迁到青海湖北岸,亦有少数族人留居黄河南部。从而形成了如今西藏有刚察族,青海的果洛、兴海、同仁、循化、刚察、贵德等县都有刚察族分布的状况。

  虽说刚察族的来源有多种传说,但在黄河南北的迁徙却付出了血的代价,与清政府的血腥镇压进行了一百多年的斗争。

  因在十六世纪时,蒙古族进入青海地区后原居青海湖周围的刚察族先是被迫迁徙到盐池一带,后又被迫迁到黄河以南的达日尕云(今贵德、循化境内)地区。故清乾隆十二年(1747年)的《西宁府新志》记载:“刚咱(察的谐音字)族不甚驯良,在所城(贵德古城)东南一百一十里,黑帐房八十座,番人共二百五十口。东至渊住六十里,南至石山四十里,西至都受五十里,北至三盆塘三十里,东西长六十里,南北长四十里,乡约多尔麻所管。刚咱有完的哈者一族尤悍。所城东南一百四十里。黑帐房三十五座,番人共一百一十二口。深山大林,极其险隘。东至渊住二十五里,南至保安地界,西北至刚咱、多尔麻各三十里,周回二十余里。”这是清乾隆初期刚察部落在贵德县境内牧居情况的真实纪录。文中所记“不甚驯良”、“尤悍”,与上述传说中刚察族内好汉众多,武艺高强是相吻合的,也是统治者不能驯服,而藏族人民奋力抗争的表现。

    当时清政府还划定地界,叫黄河南岸的藏族不得过河越界。起初,黄河以南地广人稀,可容游牧。后来,人畜两旺,牧地不足,加之乾隆以后,黄河北部的蒙古族牧地又地广人稀,无力承担徭役,而向北牧缩。至清嘉庆年间(1796-1820年),河南藏族部落中的刚察族、汪什代海族、叶什群族、角昂族、蕴依族等10余族部落冲破重重压迫和限制,为求生存,不得不逾河北迁。游牧于柯柯乌苏,青海湖及盐湖附近,清政府派员查办,难以制止。以后河南藏族部落还是倔强斗争,不断北迁,清政府常用武力解决。清道光二年(1822年)2月,清政府调兵八千人,镇压北迁藏族部落,屠杀藏胞200余人,杀死刚察族大头目乙旦木,清军抢劫牲畜万余头。并派兵驻守、压镇、阻挠河南藏族部落北迁。

  以后黄河南部藏族北渡放牧行动并未停止。刚察族人在贵德尼尔寺为僧的喇嘛拉夫旦还俗归族、被拥为头人,成为刚察族千户。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冬十一月,刚察族等各族部落又乘黄河结冰封冬之际,大批渡河北迁。清政府又派兵镇压、前后屠杀藏族同胞近千人,掠夺牛、羊等2万多头。咸丰八年(858年),清政府遣西宁知府派兵剿捕北迁的藏族各部落时,刚察族等提出“愿承当官差”、“接护西藏往来贡使”等条件,“求将河北地方赏给住牧”,而河北“蒙古各族亦愿将青海(湖)以南戈壁地方暂行借给住牧”。是年5月,清政府将环湖及河北各地准由刚察等部族佐牧,核定界址。编查户口,刚察等族共有1747户,男妇大小18420名。议举千、百户,给予顶戴、执照、戳记,办理族务,管束所属,稽查匪徒。刚察等8族,总管39小族,8族总管2名,为刚察族喇嘛拉夫旦,汪什代海族完托,共千户5人,百户16人,百总35人,什长168人。于是,历时100多年的河南各藏族部落返回河北故地的斗争,以清政府被迫承认河南藏族的住牧权利而结束(《刚察县志》)。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