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新闻 > 追根溯源>正文

青海高原的民族变迁(二)

时间:2014-12-30 20:42:09  来源:青海信息网  作者:金石  浏览次数:    我来说() 字号:TT

  自明、清以来,青海的汉族人口明显增加。明洪武时(1368-1398年),西宁卫有守军7200户,15613人;嘉靖时(1522—1566年),西宁卫有 7478户,45613人(清乾隆十二年杨应琚撰《西宁府新志》),嘉靖《陕西通志》;清顺治二年(1645年),西宁卫有编户人口109000多人。乾隆中后期,青海地区的人口中汉族有近20万人,主要分布在西宁、碾伯、大通、循化、贵德等地(青海省社科院王昱、聪喆主编《青海简史》,1992年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时隔107年后的咸丰三年(1853年),青海东部及东北部的农业区人口有87.44万人,其分布在西宁府(辖地包括今西宁市、平安、湟中、互助等地)328250人,碾伯县(含今乐都、民和县)228370人、大通县(含今海北之一部分)73667人、贵德厅(含今海南州)19769人、巴燕厅(含化隆县之外,还包括今黄南州之一部分)27565人、循化厅(含今黄南州之一部分)177729人、丹噶尔厅(今湟源县)19068人(《西宁府续志》,1937年刊印)。民国18年(1929年)初,青海建省。次年,青海省政府主席孙连仲来青海赴任时,曾统计过人口,总人口为120余万人。1949年青海解放时,全省总人口为147.61万人(青海省情编委会编《青海省情》,1986年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中国成立后,1953年7月1日首次全国人口普查时,全省总人口为1676534人;1964年7月1日进行第二次人口普查时全省人口总数为2145604人;1982年7月1日,第三次人口普查,全省人口为3895695人;1990年进行第四次人口普查,全省总人口为4456946人;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全省人口为518万人。在历次人口普查数中,汉族人口均占60%以上。

  由于青海高原的汉族大部分来自江南各地,故今青海高原的许多方言和习俗与江南的语言和习俗有相似之处。比如青海汉族对“母亲”称呼,不单句叫“妈”或“娘”,而是独特地叫“母妈”,这跟南京郊区老年人对母亲的称呼一样。如问“哪里去了”,青海人说“阿去了”,苏州的老人中也有这种问话。又如青海汉族结婚,在洞房铺床时,特别讲究压上核桃、枣儿,这都是从南方传来的习俗。

    在我国宋、元、明、清时代,文人墨客的词、赋和名著《金瓶梅》中的有些词语,也有今天在青海普遍流行的方言。比如“年时”,在青海话里是“去年”的意思,“花儿”(青海民歌)里唱道:“年时价牵连到今年了,有缘法才到了一处儿了”。在宋代苏广《菩萨蛮》词里有“年时忆着花前醉,而今花落人憔淬了”;元代董解元《西厢记》卷七[仙吕调·点绛唇缠令]里有“从别后脸儿清秀,比年时瘦”;明代陈耀文《花草粹编》三曹元庞《十二时》词里有“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清代洪升的《长生殿·密誓》一曲里有“报道今宵七夕,忽忆年时”。在名著《金瓶梅》中也有很多青海方言词语,如第三回中有“明日是破五,后日也不好,直到外后日,方是裁衣日期……”“外后日”是青海方言,为大后天的意思。第八回中有“(兵士)取出家书,交与王婆,忙忙骑上头口去了……”。“头口”在青海方言中是指“牲畜、牲口”(井石《青海方言趣谈》,原载《群文天地》1995年夏季号)。此类句子多得举不胜举。

  历代如此众多的文学词语,在《辞海》和《辞源》中都没有收,却在交通闭塞的青海高原还普遍流行,继续应用。这都说明青海汉族绝大多数是由内地迁来生息,而又是他们保存了祖国的文化财富。

  吐谷浑族

  吐谷浑是中国西北地区古老民族之一,其族源及徙居兴衰,在我国古籍中有记载。据《晋书》、《北史》、《宋书》等史书的《吐谷浑传》中说,吐谷浑,原为人名,原居辽东徙河(今老阿河)流域。是鲜卑族慕容氏部落酋长涉归庶出的长子,因涉归死后,其次子慕容魔(有称“若洛”)继位,统一慕容部,而庶出的长子吐谷浑只分有一千七百户(《北史》卷九十六及《魏书》卷一0一的《吐谷浑》均记载“七百户”),在辽东一带游牧。后因赛马中其弟怒斥吐谷浑之马,兄弟相争,故吐谷浑于西晋武帝咸宁、太康年间(公元280年左右),便率所属部落离开故土,西迁游牧于阴山(今内蒙古大青山)一带。大约在永嘉七年(313年),随着北方民族的大迁徙,又徙陇上、止于苞罕、甘松(《梁书·诸夷传·西北诸戎》),也就是在今甘肃临夏和甘南两州地区,与当地羌人友好相处杂居,逐步形成了一支力量强大的地方势力。约在东晋成和五年(330年)左右,吐谷浑孙叶延建立起了自己的政权,率众西迁的鲜卑酋长之名便成为这部分鲜卑与羌人融合体的部落联盟的名称,以纪念其先祖。以后吐谷浑势力又向西进展,占据了今青海境内黄河以南的黄南和海南藏族自治州各县,被称为“河南王国”。《南齐书》卷五十九、《列传四十·河南氏羌》记载:“吐谷浑为氏王……大戎有四,一在清水川、一在赤水、一在浇河、一在吐屈真川,皆子弟所治,其王治慕贺川。”据近代方志学家考证,上述“大戎有四”是指吐谷浑在青海政权势力存在的350年内,曾有4次大的迁都。初在“清水川”,其地为今循化县东清水河一带。其次因战败迁到一赤水”,即今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大河坝河流域。此后,吐谷王视罴与西秦战败退保白兰(今柴达木盆地都兰县茶卡盐池),即屈真川。故《宋史》卷九十八《鲜卑吐谷浑》记载:“屈真川有盐池”。视罴子树洛干继位后,率所部数千家奔归莫贺川,其地为今海南州贵南县穆格滩沙漠,今名亦称黄沙滩。这正好与《宋书》卷九十六《鲜卑吐谷浑》记载:“其国西有黄沙,南北一百二十里,东西七十里,不生草木,沙州因此为号”相符。树洛干弟阿豺继位后,于公元423年又迁都浇河,并筑浇河城(今贵德县城附近)。

  由此看来,吐谷浑人迁居青海的地域十分广阔,“其界东至叠川(甘肃迭布)、西邻于阗(今新疆于田)、北接高昌(今新疆吐鲁番)、南界昴城、龙固(今四川阿坝、松潘),其幅员号称东西三千里,南北千余里”《南史》卷七十九,《宋书》卷九十六)。其地域就在今甘肃南部,四川西北部及青海黄河流域至柴达木地区,乃至与新疆为邻。

  吐谷浑在青海高原建立地方割据政权后,共立王20人,其中绝大多数与中原王朝和睦相处,保持着友好往来的关系,故中原王朝对许多吐谷浑王都赐有封号。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