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新闻 > 追根溯源>正文

青海高原的民族变迁(二)

时间:2014-12-30 20:42:09  来源:青海信息网  作者:金石  浏览次数:    我来说() 字号:TT

  青海高原为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生产、生活必需品较缺,故内地工匠徙居青海的也颇多。如化隆县巴燕西下村张氏先祖本为靴匠出身,于乾隆年间(1736-1795年)入境,以为藏族同胞制靴谋生,从此定居下来。县城的马掌坊、铁匠铺,首都的陈醋坊、垒花把腰刀铺等,也是由外地入境定居的工匠开办的。还有人称“碗儿匠”(修补陶器类碗碟匠人)的杨得胜,原系甘肃临夏人,幼时随父迁居青海化隆县。解放前走街串巷以修补眼镜、碗碟为生,解放后为集体企业服务,创办了化隆的铁皮业(化隆县志编委会编《化隆县志》,1994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在乐都地区享有盛名的厨师潘发贤,原籍甘肃,生于清光绪七年(1881年),清末迁至乐都定居(乐都县志编委会编《乐都县志》,1992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大通县有名铜匠邰国祥,原籍甘肃武威北乡高庙沟人。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生,自幼从师学钢匠(其师谢世囊是武威城名匠),出师后迁居大通县东峡衙门庄。专门从事铜器加工(大通县志编委会编《大通县志》,1993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贵德县城人称陶铁匠的陶培林,祖籍甘肃临夏西乡,清乾隆年间迁居贵德,以务农为生,兼营铁器生产。他技艺超群,独自创造的贵德凿地铁锹闻名于县内外,他制的“牛肋巴”镰刀,以弯大、刃薄、夹钢均匀、淬火适中,在当时当地农民中享有盛名(贵德县志编委会编《贵德县志》,1995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乐都县瞿昙有名画工孙克恭,原籍甘肃平番(今永登县)上窑堡人,青年时入寺为僧,爱好书画,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经上房寺住持僧介绍,率徒弟徐文、何济汉至瞿昙寺担任画工,壁画完工后,二徒返故里,而孙克恭留居瞿昙寺颂经修行,咸丰初年(1851年)殁于瞿昙寺(乐都县志编委会编《乐都县志》,1992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据笔者调查,今贵德县河东乡王屯村张忠仁等四五户人家,原籍陕西蒲城、三原、渭南县人,先祖经商来贵德定居。大史家村三社石生珠,原籍甘肃积石县石家大庄人,1929年来贵德定居。

    清代中期,青海的农业生产有所恢复和发展,为大量开垦荒地,扩大耕地面积,雍正二年(1724年),川陕总督年羹尧在《青海善后事宜十三条》中提出,发内地“五省罪当遣者”,往青海大通河等地和甘肃布隆吉尔屯田。雍正十年(1732年),西宁办事大臣达鼐在今青海海西州一带试种青稞、大麦。官府在一再“劝垦”、“招垦”之下,青海东部农业区开垦荒地的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据不完全统计,清乾隆年间(1736-1795年),西宁、碾伯、大通、贵德、循化等地区共有农田335万亩,比明朝末期数额增加了45000亩(《青海简史》,青海社科院王昱、聪喆主编,1992年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些农田的增加是与内地汉族大量迁入青海定居分不开的。其间有更多的外地饥民为逃荒避难而来青海定居。乾隆四年(1739年),青海大饥,饥民四流。西宁兵备道佥事杨应据趁机议准饥民以工代赈建筑9城,仅化隆境内筑土城3座,许多饥民应招并自此定居化隆。巴燕戍格设厅后,杨应据又采取劝耕政策,招集和安置以汉族为主的民众垦荒造田,重点开发河群峡以上的谢家滩乡、加合乡、昂思多乡等大面积沟岔干旱地带。其后又有大量来自兰州、临夏、永登等地的流民以应招农垦定居化隆(化隆县志编委会编《化隆县志》,1994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贵德县河西乡格尔加村何氏墓碑记载:“自同治年间(1862-1874年),河州大变,地方不靖,人民东奔西驰、相率迁徙。而何氏一族,亦携老扶幼,散处于贵德所属之各地。”其后裔现在又分居于贵南汪什科等地,现何姓人口已发展到300余人。河东乡保宁村许、王两族,亦于同治五年后从甘肃逃荒避难来贵德定居。1925年,甘肃省政府在贵德县莫曲沟(新街乡,青海在民国18年初建省前属甘肃省管辖)安置了一大批汉族香哇(佃户)垦殖。同年,甘肃大旱,加之河州(今甘肃临夏)马仲英之乱,又有一批汉族来贵德定居。据调查,贵德县新街乡绝大多数居民是由逃荒避难而来,全乡境内居住着九省十八县的人。解放初期还是荒滩的山坪台上,该县现已垦殖建成了两个行政村,其村民很多都是来自甘肃各地。

  解放以后,大数量的汉族由内地支边和分配工作来青海定居,使青海的汉族人口迅速增加。从此,这些人就长期留居青海,成家立业,养儿育女,特别是他们的子女与当地群众子女结婚成家,世居青海,成为高原人。这从解放后的一些职工人数和人口的增长数可证明。据有关资料表明,1983年全省有干部110951人,汉族占80%,这是解放初的10多倍,其中内地职工占70%(青海省情编委会编《青海省情》,1986年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又如1949年,全海南州职工只有667人(包括所辖五县),到1975年职工数增加到8421人,26年间增长了12倍,贵德县职工1949年仅有148人,到1995年已增加到3800多人,46年间增加25倍。仅1956年-1957年间,从北京、天津、山东、河南、安徽等地迁来青海的移民4.5万多人。被分别安置在乐都县1482户,7041人;化隆县2295户,10997人;贵德县466户,2018人;湟中县2907户,13466人;湟源县2450户,9930人;民和县600户,2417人。

  此外,随着柴达木盆地的大规模开发,也使汉族人口迅速增加。如海西蒙古族藏族哈萨克族自治州,人口由1953年的20585人,增加到1990年的312327人,汉族占60%强。特别是慕生忠将军在1954年春,带领部队修筑青藏公路并建起了一座有12万人口(1990年数)的格尔木市,汉族占88%。尤其是随着青海石油工业的开发,已在冷湖、花土沟建成西部石油城,现有职工、家属(包括子女)约6万多人,其中95%是汉族。

  在青海高原的汉族中,还有一部分是由少数民族融合而来的。如化隆县的地滩村祁姓、哈洞村阿姓,原属祁家川祁土司后裔,后复为汉族定居化隆(化隆县志编委会编《化隆县志》,1994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据《新青海乡土志》二卷11期记载:“申中十三族中,除群加及贾尔藏、索尔加有部分未汉化的藏民外,其余全部融合为汉族(湟中县志编委会编《湟中县志》,1992年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湟源县有64户320人原为藏族、蒙古族,清末改习汉俗,成为汉民(湟源县志编委会编《湟源县志》,1993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乐都县大地湾、仓岭顶、祁家山等地的祁氏,白崖子、白崖岭,以及大通县的阿家堡、阿家台等地的阿氏,祖先均系蒙古族,以后融为汉族。原居住在乐都地区的李土司百姓,如芦花碾线岭李氏、下水磨沟脑的李氏、杨氏、张氏原系土族,引胜沟等地的土司赵氏本为藏族,以后均汉化(乐都县志编委会编《乐都县志》,1992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俗话说十个回民九姓马,可青海的汉族中也有许多马姓,这是在漫长的历史和社会变迁中,由回族演变而来。如民和县马场垣乡马聚垣村的马姓、川口镇个别马姓,都是由回族融合为汉族的。

    汉族自汉代进入青海,至明、清时期,逐渐成为青海人口的主体。这从史书中所记载的人口数可以说明,其数量历代有所增长。据《汉书·地理志》记载:“永始二年(公元前15年),金城郡十三县(其中青海7县、甘肃6县)人口为38470户,149640人。”《汉书·郡国志》记载,东汉桓帝永寿二年(公元156年),金城郡(其中青海6县、甘肃4县)人口为3858户,18947人。《晋书·地理志》记载,晋代时青海有户籍6500户(无人口数),其中西平郡(辖区为今西宁市、乐都、平安、互助、大通、湟中、湟源等县)有4000户;西海郡(辖区为今青海湖周围的海晏、刚察、共和、兴海等县)有2500户。在《隋书·地埋志》中有隋大业八年(612年)时,青海有户籍5358户,其中浇河郡(辖区为贵德、贵南、同德、尖扎、同仁、循化等县)有2240户;西平郡(辖区为今西宁市、乐都、平安、门源、大通、化隆、湟中、湟源等县)有31118户。《新唐书·地理志》记载,唐天宝元年(742年),青海人口为9650户、51418人。其中鄯州西平郡(辖区为今西宁市、湟中、湟源、大通、民和等县)有5389户、27019人;廓州宁塞郡(辖区为今贵德、贵南、尖扎、同仁、化隆、循化等县)有4261户、24400人。南宋淳熙九年(金大定二十二年,公元1182年)金在贵德设置积石州(辖区为今循化、尖扎和甘肃临夏西南等地)有5185户(《金史·地理志》)。元代至元二十二年(1286年),河州路所辖西宁州、贵德州、积石州(今循化)为下州,三州辖民在18000户之内。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