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新闻 > 民风民俗>正文

河湟年俗系列报道之土乡年俗:乡野大地的文化遗痕

时间:2014-12-30 00:49:54  来源:西海都市报  作者:郭晓芸  浏览次数:    我来说() 字号:TT

    土乡年俗:乡野大地的文化遗痕——河湟年俗系列报道之二

  当城市的人们越来越感觉到曾经热闹的年味淡了、传统的年俗渐渐消失时,所幸在乡间,还有一些流传已久的年俗文化符号,可以使我们钩沉有关年的美好回忆。在互助土族自治县,我们更是感受到了一份来自土乡的别样年俗。

  互助县丹麻镇是一个颇富盛名的地方,因为那里不仅是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每年农历六月六举行的丹麻“花儿”会更是吸引着来自各地的游客。

  汽车行驶在柏油马路上,不时有满载年货的摩托车驰过,那些被寒风吹得通红的脸上,满是喜悦之情。因为从腊月廿三开始,农家已进入年的氛围。

  文化过年新风俗

  我们的第一站是景州村。未待汽车驶近,喧天的锣鼓声就已经将村民们的喜庆传递过来。原来,在景州村,村民们已开始排练过年时要表演的节目了。

  一位个头不高、腿部有些残疾的中年男子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他站在一面大鼓前,两只手紧握鼓槌,正在铿锵有力地敲着,冬日的寒风中,他的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沁出。在他的四周围拢着一群孩子,有些调皮的还会趁他不备摸一下正在咚咚作响的鼓面。

  他就是村文艺队的负责人任永明。任永明告诉记者,以前村里过年时除了传统的过年习俗外,再就是吃吃喝喝,“出了东家进西家,不喝醉酒不回家”。从2007年起,村里就着手组织起了文艺表演队。以前腊八开始才准备过年,可是现在,农历十一月底村民们就已经将年猪宰好,单等着腾出空来排练节目。而正月初一,全村老少就会齐聚在场院上,村委会在这里团拜,这种新年俗已经成为村民们从“转亲戚”中解脱的好办法了。

  一百多个人手拿扇子在村前的场里跳着,不时有半大小孩混进去想凑一下热闹,任永明总是笑笑地喝斥他们,可他前脚刚走后脚孩子们便又会聚拢过来。一台落满灰尘的影碟机被高高地架起来,播放着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曲,阎维文演唱的《土族敬酒歌》响彻村庄上空,过年的气息随着歌声飘在每个人的心田。在这个人均收入只有三千多元的村子的村民眼中,这种歌舞过年的新风俗丰富了他们的年节生活。

  神秘的祭灶仪式

  2月6日,腊月廿三,桦林村的一座有上百年历史的老宅内异常热闹。屋主马有忠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因为他的辈分很高,每逢重大日子,同族的后辈都聚集到这座老宅中。

  天刚蒙蒙亮,马有忠起床了,他一丝不苟地穿戴好,神情肃穆。因为今天有一个隆重的仪式——祭灶。

  在我国民间,祭灶是一项影响很大、流传极广的习俗,土族也不例外。

  传说腊月廿三这一天,负责管理各家灶火的灶王爷便要升天,去向玉皇大帝汇报这一家人的善行或恶行。玉皇大帝根据灶王爷的汇报,再将这家来年应得到的吉凶祸福的命运交于灶王爷之手。因此,对于一个家庭来说,灶王爷的汇报实在具有重大利害关系。

  村民马占元很风趣,他说在桦林村,有一种说法叫“富家廿三送,穷家廿四送”,是由于旧社会土族人民生活艰窘,穷人家往往到腊月廿三了,还没有可以用来送灶王爷升天的供品,只能赶在廿四这天,倾尽所有家当,为灶王爷准备一桌供品。

  马占元的妻子在丈夫起床前,早已收拾停当。因为今天,她将是一大家子中的主要角色。她说,土族有一个沿袭下来的传统,即祭灶时要由家中辈分最高的女性主持。一般都是由婆母主祭,若长辈过世,则由家中年纪较轻的主妇担当。

  早饭过后,忙碌的一天拉开了序幕。这座百年老宅内欢声笑语。马占元草草吃了几口饭就来到西房,那里储藏着早就宰好的年猪。马占元小心翼翼地将猪头抬到院子里,又仔仔细细地清洗了一遍。

  厨房里,面已醒好,主妇们的一双双巧手正在上下翻飞,她们在做一种土族食品——牛肋巴。马占元将事先准备好的柏香燃起,揪下一坨面,迅速捏成一只青蛙,毕恭毕敬地置于灶台上。他伸过手去试了试油温,“嗯,差不多了。”他自语着,将案板上做好的牛肋巴下入锅中。“嗞……”牛肋巴立即欢快地歌唱起来,在澄黄的油锅中打起滚来。

  马占元说,除了牛肋巴,盘馓、油饼、麻叶等都是土族过年时要炸制的面食。因为这些不仅是各种祭祀仪式中的供品,还是整个春节期间必不可少的主食。

  天色渐晚,全家人更加忙活起来。因为太阳落山后,他们就要将辛苦了一年的灶王爷送上天。家中的女眷更是张罗着将一应祭品收拾停当。她们将猪头恭恭敬敬地放到供桌上,将白面饼、牛肋巴、锅盔等整齐地摆放于碟中,将两截长约四十厘米的面肠和血肠,以及两个猪肾搭于猪头之上,并用红纸将灶龛装饰一新后,静待时刻到来。

  傍晚7时许,庄严的祭灶仪式开始了。

  家中的女眷来到老宅北面的厨房,在已经摆满供品的供桌上,煨一炉柏香、点一盏油灯,向设在灶壁神龛中的灶王爷敬香。之后,一干女眷向灶王爷施礼叩拜,由一年长者祷祝:灶王爷,今晚你晚些走,三十晚夕早点来,来时金子银子带着来、儿女孙子带着来。

  今年60岁的林六月花说,腊月廿三的祭灶主要由女性主祭,而等到七天后的除夕夜,请灶王爷回家时,却一定要由男性主持。那时,不仅各种供品要准备齐全,还会燃放一挂鞭炮,请灶君归位,以求来年平安吉祥、风调雨顺。

  社火中的美好期盼

  山城村是个贫困村,在这个以种植业为主要经济来源的村子里,每年春节,全体村民都会以“社火”这种古老的传统年俗来庆贺新春。

  社火队的杨占春是个直爽的人,他从小就从老人口中听说了村子里演社火的渊源。  在有四五百年历史的山城村里,有一个流传已久的故事。相传明朝有位太子正月十四一出生,便陷于宫廷争斗,性命堪虞。为保护他,策划的几次出宫行动均以失败告终,有聪明者想到以演社火的方式蒙混出宫。于是众人穿上演社火的服装,并将兵器藏于龙与旱船之中,一路吹吹打打、扭扭跳跳拥到宫门口,守城的士兵纷纷凑过来看热闹。于是,太子借机脱险。

  当大队人马从山西龙门镇千里迢迢到达丹麻时,便在此歇息下来,从此在这里繁衍生息,扎下根来。山城村现在每年正月初七之后都会演社火,就是为了纪念此事。

  山城村的社火各种角色都有,灯官、胖婆娘、白歌、门工司爷、秧歌、棒子、拉花子等,每个角色背后都对应着护送太子出城的人物,“如白歌是替皇上背玉玺的人、门工司爷是皇上的近侍、秧歌是文官、棒子是武官、拉花子是宫女等。这都是为了纪念当时的有功之臣。”杨占春说。

  到了晚上,村里还有“黑社火”。人们舞龙、划旱船,在阵阵鼓声中,每一位“身子”都尽情表演,他们只想通过这种传统的表演来表达自己的快乐和心愿。因为对于这些纯朴的村民来说,年不仅是个庆贺丰收的季节,更是一个寄托了他们对美好生活无限希冀的日子。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