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新闻 > 方言俗语>正文

青海方言简介

时间:2014-12-29 23:35:22  来源:青海信息网  作者:金石  浏览次数:    我来说() 字号:TT

    青海地区的汉语,主要以西宁河湟方言语系为主,西宁话流行于全省各地。其语法结构和基本词汇,大致与普通话相同,属于北方语音系。
    由于历史上人口的迁徙、各民族长期相处,形成了青海汉语自己的独特风格。其语言、语法很有特点,有“主语+谓语+宾语”格式,也有“主语+宾语+谓语”格式。
青海方言的词汇形象生动、富有魅力,加之发音轻柔,有类关语,形成细腻、委婉、幽默、轻快的风格。现在人们说话时方言加普通话,又产生了一种青海的普通话——“青普话”。
    青海方言按照地区可以分为:循化、化隆、民和、乐都、湟中(平安、互助)、湟源、大通(门源)、西宁、藏区语言等九种,其主要区别在于发音和咬字上。 
    一、青海方言词汇:
    由于青海历史上人口迁徙和多民族杂居等因,青海方言中既保留了一些古语词汇,如“夜来”(昨天)、“央及”(求饶)、“主腰”(棉袄)、“花泛”(灵活)、“寻口”(乞丐)、“头勾”(牲畜)、“扁食”(饺子)、“年时”(去年)、“孽障”(可怜)、“挣死扒命”(很吃力)等。又保留了一些吴越方言,如“机溜”(敏捷、机灵)、“懊躁”(烦恼)、“勤谨”(勤快)、“眼热”(羡慕、眼红)、“面色”(脸色)、“松活”(毛笔)、“虚话”(假话)、“对过”(对面)、“水滚了”(水开了)等。同时还有大量的藏语借词译音,如“囊玛”(内部)、“卡码”(恰到好处)、“阿卧”(哥哥)、“阿咪”(爷爷)、“没拉宁”(没本事)、“杠趟”(步行)、“骨*”(兀鹫)等。

    二、青海方言语音:
    以青海方言为主的西宁方言,与普通话相比,最明显的特点是:在韵母系统里前后两种鼻音韵母的混同,如在口头发音上“成就”和“陈旧”难分,“真”、“蒸”同音,“秦”、“情”同音,“心”、“兴”、“新”同音,“卖”、“买”同音等等;在声母方面,普通话凡读为“知”、“吃”、“湿”的字在青海话里明显地分为两类,一类仍读“知”、“吃”、“湿”,与普通话相同,一类却读“资”“雌”、“思”,例如“栈”、“沾”等字与“占”、“战”等字普通话读音完全相同,而在青海话里前一组声母读“资”,后一组读“知”,二者有明显的区别。再如“生”、“牲”、与“声”、“升”等同音。

    三、青海方言语法:
    青海方言的口语语法,动词、宾语的使用与普通话和其它方言相比,都有十分突出的特点。宾语、动词用法上普通话中宾语一般在动词之后,青海方言而则相反,如“你黑饭吃了没?”(普通话:你吃晚饭了没有?);“你茶喝了吧?”(你喝茶了吗?);状语与否定副词的用法上把状语放在否定副词之前,如“你胡不要说煞”(你不要乱说);“你赶紧把饭做好”(你抓紧时间做好饭);比较句在普通话里常驻机构用“甲比乙如何”来表示,青海话里却常常相反,如“致些房子把奈些房子不到”(这些房子没有那些房子好);“我们的话把你们的话没像着”(我们的话跟你们的话不同)。
    青海方言中某些语气词的用法与普通话的用法有明显的区别,如“给”普通话为动词,青海话中常表示动作的完成或有祈求、商量的口气:“牲口饮给了”(牲口饮过了);“把你哈麻烦给了”(把你麻烦一下);“哈”青海话中做为语气词广泛应用,“沙果红哈了”(沙果已经红了);“我致两天病哈了”(我这两天病了);“阿”普通话中作为前缀,而在青海话中除对人亲昵称呼外,还有很多方面经常应用,如:“阿蒙加了”(怎么样了);“你阿个时候来了”(你什么时间到了);“呗”在青海话中作为语助词应用相当多,如:“瓜老了呗”(瓜熟透了);“家没来呗”(他没来啊);“着”在普通话里作为虚词,青海话作为虚词在不同语言条件下可以有两种不同的读音,如:“张工还没来着,其他的人一挂来着”,前一个“着”读音如“招”,后一个“着”字读音为“遮”。“着”字还有很多用法,如:“夜来你们阿里去了着”(昨天你们上哪儿去了呢?);“你先走着,我后脚就来”(你先走,我后面就来);“煞”青海话中作为语气助词经常出现,如:“你喊给一声煞”(你去叫一下);“你实话带给了煞”(你确实给他带了吗?);“佛”青海话中经常在句尾使用,作为语气助词,表示疑问或肯定的语气,如:“家阿蒙没来佛?”(他怎么没来呢?);“家说不来了佛”(他说他不来了);“俩”在青海方言里除在“你俩儿”、“我俩儿”等结构中意义和用法与普通话相同外,其他用法比较特殊,如“有俩没”(有没有?);“剪剪俩甭剪,用刀刀俩割”(不要用剪子,用刀子割);“天大的窟窿我戳我戳哩,地大的补丁俩甭哩”等。“儿”在许多句尾中都带,如“花儿”、“梨儿”、“雀儿”、“狗娃儿”、“铃儿”、“电影儿”,“钩搭儿”、“老伴儿”、“羞脸儿”、“月牙儿”,等等。为了加强语意,青海话还多用重叠语言、拖音和重音,重叠语如“鞋鞋”、“帽帽”,“碗碗”、“勺勺”“尺尺”“锥锥”(尺子、锥子);“今晚夕天气黑着,黑着,胡都黑啊!”(今晚天气特别黑);拖音如“只个尕娃长的胖墩墩儿的”(这个小孩胖乎乎的);“你煮的扁食没绵,硬棒棒的不好吃”(你煮的饺子太硬不好吃);重音如“这个坏松坏的没人惹,我把他试当个,他阿么哈俩”。青海汉语中还有部分群众将“我”不称“nao”,按标准话仍称“wo”,把“我们”却称“阿门”。 
    青海地区的藏语属安多语系,书面语与口语间存在差别,在发音上纯牧区与农业区有差异。回族讲话与汉族一样,部分人讲河州话(以临夏的“八坊”话为主),部分人讲西宁话。回族讲话多唇音、舌音、齿音,在发音上与汉族讲话稍有差别。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